酷博平台

    <acronym id="xfuns"><legend id="xfuns"><blockquote id="xfuns"></blockquote></legend></acronym>
  1. <meter id="xfuns"><ol id="xfuns"></ol></meter>
  2. <acronym id="xfuns"></acronym>
    <acronym id="xfuns"></acronym>
    <code id="xfuns"><ol id="xfuns"></ol></code>
    <acronym id="xfuns"><legend id="xfuns"><blockquote id="xfuns"></blockquote></legend></acronym>
  3. 招聘網站編輯、軟文新聞稿寫手、主持人、禮儀接待服務員
    劇本投稿  | 劇本征集  | 發布信息  | 編劇加盟  | 咨詢建議  | 編劇群  | 演員  | 代寫小品  | 設為首頁
    總首頁 |電影 |微電影 |電視劇 |動漫 |短劇 |廣告劇 |小說 |歌詞 |論文 |影訊 |節日 |公司 |年會 |搞笑 |小品 |話劇 |相聲 |大全 |戲曲 |劇組 |編劇 |舞臺劇 |經典 |劇情
    電影劇本創作室 | 編劇經紀 | 招聘求職| 上傳劇本 | 投稿須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廣告服務 | 網站幫助 | 網站公告
    站內搜索 關鍵詞: 類別: 范圍:
    代寫小品劇本電話:13979226936 QQ:652117037 原創劇本網www.592dg.com
    重點推薦劇本
    消防演練題材搞笑小品《我也要當
    黨慶演出優秀干部廉政題材小品劇
    工地施工安全題材搞笑小品劇本《
    建筑施工行業娛樂演出三句半《建
    小學生演出愛護環境題材小品劇本
    關愛留守兒童題材感人小品《給你
    專業代寫小品劇本
    代寫小品劇本
    重點推薦小品劇本
    營養素營銷推銷業務員搞笑小品劇本
    招商公司音樂詩誦讀(不忘初心繼往開
    部隊爆笑軍人軍營搞笑勵志四人小品
    校園后勤部門小品劇本《默默奉獻》
    三甲醫院評選小品劇本《醫院評審》
    關于消防安全搞笑小品劇本(火警119
    校園老師相聲臺詞劇本《最美教師》
    武漢現不明原因肺炎治療全國戰勝肺
    鄉鎮財政所干部小品劇本(中國好干部
    超級搞笑古裝宮宮廷幽默小品(還珠歪
    貪污受賄小品,雙規小品劇本(嚴懲不
    關于婚外情短劇本,綠帽子小品劇本《
    偉大的祖國朗誦稿,偉大的祖國詩歌朗
    酒店餐飲小品,酒店年會服務員小品《
    三八婦女節節目小品,慶三八婦女節短
    銀行類爆笑小品,銀行爆笑小品(快樂
    政府幫助低保家庭就業改善生活脫貧
    七夕創意劇本,七夕小品劇本(最佳美
    國家電網變電站檢修員工小品(特殊紀
    最新最幽默最有教育意義的元宵節小
    解決員工上訪為公司困難的小品劇本
    過年爆笑小品,笑死人不償命的小品(
    城軌年會表演相聲劇本《與城軌共未
    公司創立周年小品,慶公司成立周年小
    中鐵公司員工年會相聲劇本《找媳婦
    為了工作舍小家顧大家情景劇本(特殊
    公司年會三人群口相聲《三狗鬧新春
    改變黃臉婆形象后走上舞臺成為模特
    適合公司年會的小品,適合公司年會搞
    辦公室題材簡短劇本,公司年會職場小
    您當前位置:中國國際劇本網 > 電影劇本 > 都市電影劇本 > 《夏日癡》
     
    授權級別:獨家授權與委托   作品類別:電影劇本-都市電影劇本   會員:我是炎海   閱讀: 次   編輯評分: 3
    投稿時間:2020/4/21 14:01:30     最新修改:2020/4/21 14:01:30     來源:中國國際劇本網www.592dg.com 
    電影劇本名:《《夏日癡》》
    (原創劇本網)作者:炎海
    中國國際劇本網電影劇本創作室專業創作各種電影劇本、微電影劇本。 QQ:719251535
    代寫小品

    《夏日癡》

    淡入…… 

    1. 某酒店婚宴大廳  日 內

    酒店二樓大廳門口,人群熙攘著從里面走出來,滿臉祝福模樣。這里剛剛結束一場浪漫的婚禮,現場布置的主調是象征純潔愛情的白色——白色的氣球,白色的玫瑰花,像是為了點綴在這沒有雪的上海的冬天。

    大門旁邊是不同品種的藍白色鮮花裝置成銀河一樣的墻面,沿著花瓣的裝飾向上看,最高處寫著這對新人的英文稱呼 ——“Mr&Mrs”,后面的姓氏正好被緩緩飄上來的氣球遮擋住,穿白色裙子的四歲小女孩踮起腳尖,蹦蹦跳跳地想抓住從手中跑掉的氣球。一只戴著白手套的纖細的手抓住了氣球的繩子,遞還給女孩,寵溺地摸了摸她的頭發,走進大廳里了。白色的裙擺在女孩身后漸漸走遠,女孩歪頭輕輕地笑了笑,好像少女見到美麗的新娘都會害羞。停了一會兒,才轉過身,拿著氣球,踩著婚禮入場的路線,向里面跑去。

    婚宴大廳兩側是長長的落地窗,但為了營造室內的浪漫氣氛,所有的窗簾都拉了起來?腿怂o幾,只有個別幾桌還在喝酒,擁抱,祝福,大笑。離舞臺最近的一張桌子,坐著西裝革履的楊辰和穿著白色紗裙的吳桐。吳桐握著紅酒杯的手邊還放著頭紗和一副白手套。

    吳桐:(搖著頭)沒想到,我們在30歲,竟然能一起穿成這個樣子,坐在上海的酒店里。

    楊辰:(喝了口酒)我有想到啊。

    吳桐:嗯?

    幾位酒店工作人員走到舞臺樂隊旁邊開始收拾座椅,演奏者們便也起身整理樂器。

    楊辰:等一下,樂隊先不要那么快結束嘛。我們都還沒走呢!

    畫外音女聲:對呀!新人酒都還沒喝完!

    樂隊:好的,那我們按照樂章繼續了。

    一位酒店人員:那我們先去收拾別的地方。

    吳桐:好的,謝謝。

    鋼琴聲緩緩響起,工作人員漸漸拉開大廳兩側長長的窗簾,里面浪漫的氣氛一掃而過,變得十分明亮。外面兩排整整齊齊的梧桐樹在風中不斷掉下落葉,不過有愛情的地方,落葉也不會顯得孤單。

     

    2. 酒店窗外的梧桐樹街道  日 外

    玻璃窗里的樂隊還在演奏,吳桐和楊辰還在說笑。窗外的梧桐樹葉隨風飄著,其中一片生得很美,葉脈清晰,緩緩落在石板地上。

    慢慢的,地面的雪越來越多,浸濕了那片美麗的梧桐葉……

    時光回到十年前,滿地白雪的北方小城……

     

    在雪季的畫面中出片名《夏日癡》

     

    3. 冬季的大學校園  日 外

    校園銀裝素裹,午后日光強烈,偶爾從圖書館的玻璃上反射過來,偶爾投在一排排自行車的后視鏡,折射在空氣中的水分子上。雪天的校園里人也不少,鏟雪的大爺,接熱水的食堂阿姨,還有抱著書和電腦的學生來往在宿舍和圖書館之間,以及那些不知寒冷,在雪中漫步的校園情侶。

     

    4. 教學樓二樓自習室 日 內

    自習室里只有吳桐和陳若怡兩個人,那時吳桐還是一頭長卷發,她跑到窗邊,打開窗戶,外面的寒風一下子涌進來,冬季穿過枝椏吹來的風帶著風鈴的窸窣聲。

    吳桐很喜歡感受風,她喜歡自由的感覺。她伸出左手,白嫩纖細的手指在風中輕靈舞動,手心的紅潤顯得女孩子是多么溫柔的生物啊。若怡走過來,頭靠在窗戶上,兩個人的臉不知是因為教室里暖氣太熱還是寒風過于冷冽,都是紅撲撲的。

    吳桐:若怡,你最想變成什么動物?

    若怡:我啊,袋鼠。

    吳桐:(轉頭看了看若怡,笑笑嘆了口氣)我最想變成一只鳥。

    若怡:你要自由。

    吳桐:對,我要飛走。冬天真舒服啊,空氣涼涼的,吹得心里真舒服。

    若怡:你那么怕冷,還那么喜歡風。

    吳桐:人本來就是這樣,在痛苦中幸福,在幸福中痛苦。

    若怡:不會的,等我們開始了自己的人生,一切都會好起來的。我會有美滿的婚姻,生一堆小孩,每天每天都跟他們在一起。

    吳桐:嗯(伸回手)等我們自己的人生開始了,我們就只過我們喜歡的生活。

    若怡:是啊,到那時候我再也不用每到周末就一個人過,也就不會失望了。

    吳桐:(伸出右手摟住若怡的肩膀)我也不用再面對一堆家長里短,害怕家里的噪音了。

    若怡:唉,又是周五。我爸肯定沒回來,我們去吃日料怎么樣?

    吳桐:下雪天去居酒屋一定很有感覺!可是,我快沒生活費了,算了吧。

    若怡:(若怡指著樓下抱著籃球,身穿白色棒球服的高個子男生。他從球場方向走過來,不時地向空中拋著球)哎,楊辰,我們可以讓他請!他家很有錢的。

     

    5. 自習室窗內/外  日 內/外

    吳桐:不要,干嘛吃別人的。

    若怡:沒事,他家特別有錢,他經常請客,一請就請一寢室。他爸爸是開公司的,聽說他生日時候就給他買了輛凱迪拉克,雖然沒見他開過。

    吳桐:那也不行,他那是傻大方,我是絕對不會花別人的錢……

    若怡:哎哎楊辰。ㄈ翕蜅畛綄σ暤,互相揮了揮手。)上來上來,有話跟你說。

    吳桐:哎呀你別……

    楊辰:接住球。(楊辰作勢要把手中的籃球扔上來)

    吳桐:不敢,萬一砸到玻璃怎么辦!

    若怡:(小聲說)他家有錢。(吳桐用胳膊肘搗她一下)

    楊辰:你相信我。ㄅ赃呉粋雪球砸到楊辰頭上,他條件反射地拿球扔向那邊,正好打中輔導員,滿地冰雪害得他摔了一個輕輕的跟頭。)

    輔導員:還相信你,拿什么相信你?

    楊辰:老師,我可是帶著咱們系打過冠軍的,你得相信我的技術。

    輔導員:就你剛剛那技術?

    楊辰:那不是挺準嘛,嘿嘿。

    輔導員:(把球扔給楊辰)敢扔上去你試試。(說完輔導員就走了)

    楊辰晃了晃腦袋,用手撥弄著頭發上的雪,抬起頭,站在冬日的陽光下。那是一個特別純粹的微笑,在午后的日光下格外耀眼,楊辰的眼睛很大、很干凈,他是一個很簡單的人,看到他會讓人什么煩惱都沒了。吳桐看著他,也笑了。

     

    6. 教學樓二樓自習室 日 內

    楊辰:沒課你們還來學習啊。

    若怡:對啊,下雪你怎么還去打籃球?

    楊辰:我們把球場掃了掃,在那練投籃。

    若怡:唔,不愧是我們的冠軍隊長。

    楊辰:怎么了?找我有事?

    吳桐:沒事,就打個招呼。

    若怡:晚上一起吃飯?

    楊辰:好啊,不過周五了,你們家不都是本地的嗎?不回家吃媽媽做的飯改善伙食?

    吳桐:咳咳、活該你請客。(小聲說)

    楊辰:什么?

    若怡:我爸媽離婚了,我跟爸爸過,他天天下了班還應酬,根本不管我。

    楊辰:哦,哦對不起。

    若怡:你傷害到我了。

    楊辰:對不起,我,我不知道。晚上想吃什么?我請!

    若怡:我不是那么容易原諒別人的人。

    楊辰:我請你們吃貴的。

    若怡:吳桐想吃日料,我吃什么都行。

    吳桐:嘿。

    楊辰:吃!刺身啊什么的,什么貴來什么。

    若怡:(小聲對吳桐說)我就說他有錢。(吳桐嘆了口氣笑了笑)

    楊辰:你們繼續學習吧,我晚點過來。

    吳桐:好。

    楊辰走后,若怡對吳桐笑了笑,兩人推搡打鬧著回到了座位上。

     

    7. 寬街道  傍晚 外   

    夜幕降臨之前,沒有夕陽的晚霞,在北方的深冬是淺紫色的。楊辰、吳桐和若怡三個人前前后后走在一條地勢較高的寬街道上,下面遠處是一片平房,他們踏著城市的地平線,背后是淺紫色的天空。

    若怡:楊辰,你真有輛凱迪拉克嗎?從來沒見你開過呀。

    楊辰:哦呵呵,我覺得上學開太張揚了。

    若怡:你要開來多好,我們暖暖和和地去吃飯。

    楊辰:(看著吳桐微微發抖)你這么冷啊。

    吳桐:對啊,我特別怕冷。

    楊辰:(取下自己的圍巾準備給她)

    吳桐:別,別給我。我不喜歡裹那么嚴實。

    若怡:她喜歡感受風——

    楊辰:這么自虐?

    吳桐:哈哈,我也覺得。沒辦法,悶著太難受了,我喜歡這種感覺。

    楊辰:那你應該適合夏天,又不冷,還時?耧L暴雨。

    吳桐:可是風對于夏天太溫柔了,吹不散熱氣。冬天的風最舒服,涼涼的。

    若怡:楊辰,我知道你的感受,我第一次聽說也是這反應,哈哈……

     

    8. 居酒屋門口  夜 外

    居酒屋里已經坐滿了人,玻璃上的哈氣也蓋不住里面的騰騰熱氣。吳桐和若怡彎著腰貼在門口的玻璃上望著里面。

    吳桐:哇,好溫暖哦。

    若怡:好溫馨哦。

    吳桐伸出右手摟住旁邊的若怡。楊辰站在他們身后這樣看著,嘴角總是掛著微微的笑,十分溫暖。

     

    9. 居酒屋里面  夜 內

    若怡:我要有家這樣的店就好了,看著別人吃得開心,真滿足。

    吳桐:我也想有家店,我要開成書店,那樣我就可以在里面寫作。

    楊辰:好像每個人都想開一家屬于自己的店。

    吳桐:你也是嗎?你要開什么樣的?

    楊辰:什么樣的無所謂,就賣些隨便喜歡的一些東西吧。

    若怡:雜貨店!哈哈!

    楊辰:雜貨店也很好,其實賣什么都無所謂,主要有個自己和朋友聚會的地方。

    吳桐:其實你們想的都好實現,可我在上海開店要很多錢。

    楊辰:你要去上海工作?

    若怡:是定居。^靠在吳桐肩上)不回來的那種。

    楊辰:(頓了頓)為什么?

    吳桐:喜歡那,喜歡大城市。而且……那里適合完成我的夢想!

    楊辰:那里一個認識的人都沒有,你不會想家嗎?

    若怡:她才不想家呢,她巴不得永遠離開這兒。

    楊辰:那……朋友呢?

    吳桐:(抬頭看了看他)你們可以去找我啊,你們去了,我們就住一起。(笑著看看他們)

    楊辰:我去不了。(小聲說罷,又給自己倒了杯酒)

    吳桐:什么?

    這時一位服務員走過來。

    服務員:抱歉,別的菜都上齊了,除了鰻魚壽司已經賣完了,給您換成三文魚的可以嗎?

    吳桐:啊……我最愛吃的就是鰻魚壽司了。

    服務員:真的很抱歉。

    若怡:那應該不用了吧,我們也都吃得差不多了。楊辰你呢?還要嗎?

    楊辰:看你們。

    若怡:那不用了,謝謝。

    服務員:真是抱歉,這是壽司的錢,退給您。(拿出零錢,遞給吳桐)

    楊辰:你買過單了?

    吳桐:對,剛剛去點菜的時候付了。

    楊辰:說了我請的。

    吳桐:我們雖然沒你錢多,但不會花你錢的。我們AA。

    若怡:是啊……對啊哈哈我們從不占人便宜。

    楊辰:我是男生,理應我請。

    吳桐:男女平等,怎么就理應了?

    楊辰:好吧,那下次,以后總有機會。

     

    10. 若怡家樓下  夜 外

    若怡:(抬頭看了看樓上,燈是滅的,嘆了口氣)我回去了,你們注意安全。

    吳桐:(拍了拍若怡的肩膀)回去吧,你才是注意安全,把門鎖好。

    若怡:嗯,拜拜。(轉身上樓)

    楊辰和吳桐送走了若怡,便繼續沿著這條沒有樹的道路,往吳桐家走去。夜雖已經有點深了,卻被周圍的雪映得發亮。

    楊辰:上海的冬天……應該不會這么冷吧。

    吳桐:對,南方的冬天,只有大風。那個城市的一切都特別適合我,我是屬于那兒的!滿上海全是梧桐葉,一定很美。

    楊辰:梧桐……

    吳桐:?

    楊辰:不是,我說梧桐。

    吳桐:(看了看楊辰,低下頭)你會去找我嗎?

    楊辰:我,我家在這,所以……

    吳桐:(臉上漸漸僵住,隨即又笑了起來)我說找我玩!

    楊辰:可能吧。

    吳桐:如果在家里待得悶了,可以去找我。

    楊辰:你才是,如果在上海太辛苦,就回來。

    吳桐:我不會回來的。(兩人沉默地走了一會兒)我到了。

    楊辰:上去吧。

    吳桐:拜拜。

    楊辰:拜拜。

    楊辰看著吳桐的背影,吳桐卻始終沒有回頭。

     

    11. 吳桐家里臥室  夜 內

    吳桐回到家里,趕快跑進臥室,沒有開燈,彎著腰慢慢走到窗邊,發現楊辰還站在路燈下面望著這里。楊辰只知道吳桐家是這幢樓,卻不知道是哪一戶,左右張望著。吳桐貼著墻慢慢站起來,笑看著窗外的楊辰。

    一個女人畫外音:回來啦?

    吳桐忙跑去把臥室燈開開,再跑回窗口,跟楊辰揮了揮手。楊辰看到吳桐平安進了家,便也揮了揮手轉身走了。

    吳桐媽媽走進來。

    吳桐媽媽:回來也不應一聲,站那干嘛呢?

    吳桐忙跑過去,推著媽媽一起走出自己的臥室,來到客廳。

     

    12. 吳桐家里客廳  夜 內

    爸爸正躺在客廳沙發看球賽。吳桐拿起茶幾上幾個橘子,也坐在沙發上,心猿意馬地一起看著。

    吳桐:哎呀,我剛把包放下。

    吳桐媽媽(以下簡稱吳媽):是不是誰送你回來了?

    吳桐:昂,我同學。

    吳媽:男同學!

    吳桐:對啊,女同學的話就我送她了。

    吳桐爸爸(以下簡稱吳爸):(踢了一下腳邊坐的吳桐)這才是我閨女,剽悍。

    吳媽:哎男同學送她回來你就不擔心嗎?不問問?

    吳爸:男同學送我擔心什么,沒人送我才擔心呢。

    吳桐:嘿嘿,這才是我爸,境界。(朝爸爸豎起大拇指)

    吳媽:成,整天你倆都過得無憂無慮。我是操誰的心都不對,你家我也不敢說,你閨女我也不能問……(媽媽走進廚房去整理)

    吳爸:聽見沒?你媽說你呢。

    吳桐:(面無表情看著電視)爸,今天可是周五。

    吳爸:周五怎么了?

    吳桐:你是真糊涂還是裝糊涂?怪不得媽媽說被寵大的男人不能找,活得簡單都是有原因的。一到周末你媽和你姐她們過來,周五媽媽就開始牢騷。

    吳爸:咳,我以為什么呢?都多少年了,我都習慣了。

    吳桐:你媽又不會欺負你,你習慣什么呀,你都沒有替我媽著想。

    吳爸:(坐起來認真說)哎我怎么不替她著想,你知不知道我們單位那些男的沒幾個在家幫老婆做家務的,我起碼還做點。

    吳媽從廚房走出來,聽到后半句。

    吳媽:做家務?你做什么家務了?把你自己從床上挪到沙發上?

    吳爸:我說周末我媽我姐她們過來,人多的話我還會幫你做的。

    吳媽:嚯呦,那是,你媽在我怎么敢用你啊,你倒舍得說了……

    吳桐吃完最后一個橘子,便去洗手間洗漱?蛷d的吵嘴聲伴隨著電視里體育頻道球賽的解說,好像都沒有進入吳桐的耳朵里。她早學會隔離噪音,對家里的嘈雜充耳不聞。洗漱完,便回臥室了。

     

    13. 吳桐家里臥室  夜 內

    吳桐剛躺下,媽媽就進來,坐在床邊。

    吳媽:剛剛送你的男孩子是誰?

    吳桐:就我一同學,說了你也不認識。

    吳媽:現在不認識,以后不就認識了。

    吳桐:媽,你以后也不會認識的,我不準備在這邊找男朋友。

    吳媽:天天想著上海上海,我就等著看你在那怎么過。

    吳桐:你能不能別咒我?哪有父母總給孩子泄氣的?去大城市打拼的人剛開始有幾個過得好?不都是慢慢挺過來,就成為人上人了嘛!

    吳媽:找男人擦亮眼睛都難,那大城市,多少女孩到最后是為了錢……

    吳桐:(埋下頭小聲嘟囔)我只是不想要跟你一樣的命運。

    吳媽:?你說什么?

    吳桐:(坐起來)哎媽,你跟我爸,是自由戀愛嗎?

    吳媽:是啊,你爸當時追得我,那簡直就是瓊瑤劇,追得連她親媽都不要。

    吳桐:怪不得人家媽現在不待見咱倆。

    吳媽:不待見我正常,沒幾個婆媳關系好。那誰讓你也是個女孩呢。

    吳桐:女孩怎么了,還好我是女的。

    吳媽:你要是男的,他們全家把你寵上天。

    吳桐:我才不要當男的,男的還得按時按點娶妻生子,留在這傳家,哪也不能去。

    吳媽:你現在想飛,等你大了就知道還是家里好。

    吳桐:(躺下來,背對著媽媽)哼,家里好,除非我聾了。

    吳媽:你說什么?

    吳桐:沒什么,我要睡了,為明天養精蓄銳。

    吳媽瞪了吳桐一眼,便起身關上燈出去了。

    吳桐:(睜開眼睛)原來有愛情的婚姻也不一定過得好。

     

    14. 吳桐家里客廳/廚房  日 內

    吳桐奶奶和爸爸坐在餐桌上,吳桐和媽媽從廚房端菜,最后坐下一起吃飯。奶奶像往常一樣對吳桐的各方面都指指點點,里里外外都在暗示媽媽沒教育好。大家對這樣的飯局已經見怪不怪,每周末忍著過去就好了。所以基本上媽媽不怎么說話,但吳桐受夠了這種欺壓,也不喜歡藏著掖著,所以總把話挑明了說。

    吳桐奶奶(以下簡稱奶奶):桐桐現在上了大學,應該有男朋友了吧。

    吳桐:奶奶,上高中你天天不讓我談,這剛上大學又天天催我談,您以為談溜溜彈兒呢,那么簡單。

    奶奶:你這孩子,那就是該干嘛的時候干嘛,等畢了業,工作起來圈子就小了,那時候想找都不好找。

    吳桐:您放心,我圈子大著呢,上海那么大城市,缺什么都不缺優質男人,我總能找著。

    奶奶:跑那么遠,找男人誰給你把關。

    吳桐:反正也不能我爸給我把關吧,他眼光你又看不上。(吳桐只悶頭吃飯,爸爸媽媽奶奶都尷尬了一下)

    吳爸:吃你的吧。

    奶奶:我怎么看不上啊,你少挑撥我們婆媳關系。

    吳媽:媽,吃菜。(尷尬地笑了笑,給奶奶加了一口菜)吳桐好像有男朋友了。

    奶奶:是嗎?誰?

    吳桐:您干脆問家里有多少錢就得了唄,說誰你又不認識。

    奶奶:哼,我就是要問問他家里有沒有車有沒有房。

    吳爸:我就不主張為錢在一起,還是愛情最重要。

    奶奶:有你這樣當爸的嘛!瞎教孩子。

    吳桐:就是,你眼光不行,別亂教我。

    奶奶:咝。(白了吳桐一眼)

    吳桐:我吃好了。(收拾自己的碗筷拿到廚房)

    吳爸:我也吃好了。(吳爸收拾自己的碗筷準備站起來,奶奶冷冷地看了一眼。媽媽站起來要去拿,吳桐忙跑過去接過來,順便把餐桌上的空盤子也收拾了)

    奶奶:桐桐真是長大了。

    吳桐:(調侃的口氣)唉,誰讓我是女人呢。(和媽媽一起端著碗盤去廚房洗)

     

    15. 吳桐家里廚房  日 內

    吳媽:女人何苦為難女人呢。

    吳桐:她不是女人,她是希特勒。

    吳媽:你看她剛剛說那話,她……

    吳桐:哎喲,媽,你又來。你不爽當時就懟她嘛,總在這跟我說。

    吳媽:我怎么能說她呢?

    吳桐:怎么不能!將來要是我婆婆那樣,我直接……算了!我還是找個父母雙亡的得了。

    吳媽:你這孩子,怎么說話呢!沒點正經。

    吳桐:本來就是,大不了大家簡單點,打一架,你們天天跟后宮戲似的。明天我姑姑再來,天吶,還有小法西斯,是誰定的一周一聚!

    吳媽:也應該,老人嘛,結了婚都是一周看望一次。

    吳桐:你就是太傳統,我真受不了。(洗過最后一個碗,甩下抹布,出去了)

     

    16. 一條沒有盡頭的路 日 外

    吳桐走在一條沒有盡頭的路上,四周空無一物,她卻覺得很放松,很自由,一點都不怕。突然好像有人叫她,看不清的遠處聲音越來越近。漸漸一團黑色的東西朝吳桐涌過來,伴著此起彼伏的叫喊聲,都在喊著吳桐的名字。吳桐只能拼命向前跑,就這樣一直跑……一直跑……

     

    17. 吳桐家里臥室 日 內

    吳桐突然從夢里驚醒,原來是個夢,不過這嘈雜聲卻來自客廳,是姑姑帶著小表妹過來了,還在外面一直叫她的名字。

    吳桐:又來。(蒙住被子)

    一個男人的畫外音:吳桐,吳桐……

    這聲音不是從客廳傳來,而是從窗外傳來的,還有點熟悉。吳桐立刻從床上跳起來,跑到窗邊打開窗,是楊辰。路上的積雪已經被掃干凈了,楊辰坐在腳踏車上,還舉著那家居酒屋的袋子,臉上永遠是那種簡單的笑容,一掃吳桐心里的煩躁。

     

    18. 吳桐家里客廳  日 內

    吳桐匆匆忙忙在洗漱,完后拿上衣服就要出去,轉眼看到八歲的表妹正拿著顏料往她的畫上亂畫。那是一副已經畫好的天空圖,在客廳做擺件。卻被表妹亂涂上了顏料,吳桐陰下了臉。

    姑姑:(坐在沙發上一動不動)哎喲你怎么往姐姐的畫上亂畫呢。

    吳媽:(在吳桐耳邊小聲說)別生氣,別生氣。

    吳桐:(用正常音量說)為什么讓我別生氣,你就不能阻止她嗎?

    姑姑:桐桐長大了還跟妹妹一般見識啊。

    吳桐:(忽視姑姑,用正常音量對媽媽說)算了,反正這個家沒有一樣東西是我能保護好的。(轉身準備出去,又回到臥室拿東西)

    吳媽:中午真不回來吃飯啦?同學怎么臨時就叫了。

    吳桐:(從臥室拿了一本破舊的《安徒生童話》出來,小聲對媽媽說)我求你了,把我的書保護好。這本我帶走了,95年的典藏版,經不起她再摧殘。

    吳媽:(給吳桐一個答應的眼色)知道了。

    姑姑:(望著那本書,認出來是上次表妹撕爛的書,于是一副不屑的表情)喲,不就是本書嘛,還不敢碰你的東西了……

    吳桐甩門出去,還能聽見姑姑在里面念叨著。

     

    19. 吳桐家樓道 日 樓道內

    吳桐關上家門,才覺得舒了一口氣。深吸一下冷冷的空氣,外面的味道使她放松。她從樓道看出去,楊辰站在馬路邊,干凈的男孩看起來讓人放松。她不由揚起微笑,跑下樓去。

     

    20. 吳桐家樓下  日 外

    吳桐:你怎么來了?

    楊辰:你上次不是想吃鰻魚壽司,我路過就順便進去問,今天有,所以打包一份來給你。

    吳桐:謝謝。你怎么不給我發微信呢,在下面叫我多傻。

    楊辰:我特別喜歡你從窗戶口往外看的感覺。

    吳桐:嗯……你就是喜歡仰視我。(吳桐低下頭笑了笑,吸了一下鼻子)

    楊辰:(從口袋里掏出一個小熱水袋)給,拿著。(又掏出一堆暖貼,放進吳桐的外套口袋里。)

    吳桐:你這……

    楊辰:我說我不冷,我媽非給我,這都是弱勢群體用的東西,給你了。

    吳桐:(笑了笑,把口袋拉鏈拉上,扯了扯楊辰的袖子)走,我們去那邊吃。

    楊辰:(楊辰推著腳踏車,和吳桐沿著路邊走著)你要去圖書館嗎?怎么拿本書?

    吳桐:呃……帶在身邊保護它!

    楊辰:保護它?

    吳桐:對啊,法西斯來了,這里面有《猶太女子》,我要保護它。

    楊辰:呵。

    吳桐:哈哈哈。

     

    21. 球場  日 外

    這里是小區邊的開放球場,沒什么太高的建筑物,吳桐和楊辰坐在旁邊的高臺上,背后是廣闊的天空和雪地。

    吳桐:冬天真冷啊。

    楊辰:我都不覺得冷,雖然是冬天,但陽光很強烈。(楊辰伸出一只手,擋住太陽,陽光從他的指縫中射下來。吳桐看著他,那么耀眼。楊辰感覺到吳桐笑意的眼神,也轉過臉看著她,對她笑著。)

    吳桐:你知道嗎?你的眼睛特別好看。

    楊辰:別人也這么說。

    吳桐:哈哈,是嗎?他們也是說,你的眼睛很干凈嗎?

    楊辰:沒,他們只說大。

    吳桐:哈哈哈,(用手指了指楊辰),驕傲。

    楊辰:我二姐好像說過。

    吳桐:你還有很多姐姐喔。

    楊辰:不多,就三個。

    吳桐:三個還不多?你們家,不計劃生育?

    楊辰:我爸自己做生意嘛,偷偷的。

    吳桐:啊……怪不得你那么簡單。(小聲說)

    楊辰:?

    吳桐:沒什么。(吳桐低下頭繼續吃壽司)

    楊辰:(把她腿上的書拿過來)《安徒生童話》,你多大了還看這個?好有年代感。

    吳桐:(邊吃邊說)是吧,所以要保護它。你可別小看,安徒生可是我生命中很重要的男人。

    楊辰:為什么?

    吳桐:(咽下嘴里的壽司,一本正經地看著他)我問你啊,你的夢想是什么?

    楊辰:嗯……做一個好吃懶做等死的人?

    吳桐:哈哈你真的很簡單。

    楊辰:我就是這樣,活得開心就好了。沒什么大夢想,不像你。

    吳桐:你知道我的夢想?

    楊辰:不知道,反正肯定不小。

    吳桐:(立刻問)為什么?

    楊辰:(低頭說)看得出來。

    吳桐:(略帶激動)怎么看出來的??(兩眼放光)你怎么看出來的?

    楊辰:你說嘛,你的夢想是什么?

    吳桐:(繼續吃壽司)我的夢想是當名作家,在我看《安徒生童話》的時候就有這個想法了,所以說,安徒生可是我的夢想啟蒙家!

    楊辰:有這么好看嗎?不就是美人魚的悲劇。(翻到被小法西斯撕掉一半的那頁)《夏日癡》,這篇講的什么?

    吳桐:講的是朵開在冬天的花,太喜歡夏天了,看到寒冬的陽光就誤以為是夏天到了,于是迫不及待地長出來,享受它自己意識中的夏天,結果凋零了。

    楊辰:哦,原來也是悲劇,安徒生怎么盡寫悲劇童話?根本不適合小孩看。

    吳桐:才不是悲劇呢,這故事的寓意是給人希望,你看最后,(想指書里段落卻發現那里已被撕掉)反正詩人揭示的意義是,雖然身處寒冬,但依舊渴望陽光,相信夏天總會來臨。

    楊辰:(不可思議地看著她)你是這么理解的?可這本來就不是夏天的花,這樣的希望只是白日夢。要我說,還不如活好自己本來的生活,別自欺欺人。

    吳桐:你!真是不懂文學。ê仙蠒,從楊辰手中搶回來)

    楊辰:誰說我不懂!我還會背詩呢!我會背徐志摩,你會嗎?

    吳桐:(咽下嘴里的壽司,喝了口水,轉過頭笑著看著他)

    楊辰:(雙手向后撐著地面,稍稍往后靠,始終望著天空,風微微吹動著四周)

    我是天空里的一片云,

    偶爾投影在你的波心——

    你不必訝異,更無須歡喜——

    在轉瞬間消滅了蹤影。

    你我相逢在黑夜的海上,

    你有你的,我有我的,方向;

    你記得也好,

    最好你忘掉,

    在這交會時互放的光亮……

    楊辰在背詩的時候,吳桐一會兒看看他,一會兒看看遠方,一會兒看看天空……本應該充滿青春的場面,卻隨著楊辰背的這首詩略顯憂傷……

     

    22. 吳桐媽媽的車里 日 車內

    吳桐媽媽開車送吳桐去學校,在車上聊起家常,吳桐望著窗外,有一句沒一句地搭著話。

    吳媽:昨天你姑姑說她鄰居家孩子,就是在上海嫁了個老男人,現在全家都搬進大房子了,特別有錢。

    吳桐:哦。

    吳媽:我知道你不是這樣的人,你姑姑還說那也沒什么不好,男人年紀大了更會照顧人。那是,誰閨女誰心疼。

    吳桐:嗯。

    吳媽:關鍵是你奶奶,居然也應和。

    吳桐:多正常。

    吳媽:唉,這種人,真是沒見過。

    吳桐:你都見二十年了,還不熟悉嗎?

    吳媽:昨天她們來,還把你給我買的面膜拿走了。

    吳桐:(略微生氣)以后我就不給你買東西,反正什么你都保護不了。

    吳媽:我也是沒法說,我總不能說,不給你用?我說不出口!

    吳桐:你什么都要面子,咱家都快被搶完了。

    吳媽:你屋我昨天可是看得死死的,什么東西都沒壞。

    吳桐:好了好了,你別跟我說了。每天都是家務事,我真的不想聽了。

    吳媽:(聲音微微哽咽)我不跟你說我跟誰說,我總不能跟你姥姥說,說我過得不好吧。

    吳桐:(心疼又無奈地看了看媽媽)沒什么辦法,你要不反抗,就忍著吧。

    吳媽:事是硬的,可以反抗;人是軟的,過日子就得靠忍。

    吳桐:那這種日子,我不要過。我喜歡的人,一定是很簡單的,是會讓我開心的。

    吳媽:以后成家你就明白了。

    吳桐:成家太難了,一個人待著就挺好。

    吳媽:以后長大你就明白了。

    吳桐:(給了媽媽一個白眼,轉過頭不說什么了。)

     

    23. 校園門口 日 外

    吳桐從車上下來,跟媽媽告別后,閉著眼睛深吸一口氣,終于聞到自由的味道,開朗地笑了。

     

    24. 階梯教室  日 內

    吳桐、若怡和楊辰坐在靠近窗邊的位置,他們算得上中規中矩的聽話學生,所以也都在很認真地聽課。教室外面的操場上,樂團在搭建今晚的草莓音樂節舞臺。若怡直盯著窗外,望得出神。

    若怡:(拍了拍旁邊吳桐正在記筆記的手)吳桐,我戀愛了。

    吳桐:(順著方向望著窗外,笑著說)又淪陷誰了?

    若怡:這次是認真的,我一見鐘情了。

    楊辰:(聽到她們的聊天,轉過頭)誰?

    若怡:那個,正在打鼓的那個。

    楊辰:臉都看不清,你的戀愛可真夢幻。

    吳桐捂著嘴差點笑出聲,若怡收回腦袋,拿筆扔向前排的楊辰。同時扔來的,還有講臺上女老師的粉筆。

    老師:吳桐陳若怡,什么這么搞笑?

    楊辰:哦沒什么,老師。

    老師:(沒有理楊辰)每回上課,你倆就坐一塊說笑,還打擾到別的同學。

    楊辰:(低下頭笑了笑,很多女生也笑著看他)

    吳桐:(小聲對楊辰說)每次都偏袒你,就你長得好看。

    楊辰:(沒有回頭,驕傲地聳了一下肩。)

    若怡:(小聲對吳桐說)主要是他家有錢。

    吳桐:咝。(瞪了若怡一眼)

    若怡:晚上陪我去音樂節。

    吳桐:不去。

    若怡:有帥哥。

    楊辰:我又沒說我去。

    吳桐&若怡:咝(發出鄙視的聲音,楊辰背對著他們笑了笑。)

     

    25. 操場草莓音樂節  夜 外

    舞臺燈光照得整片操場十分眩目,一些熟知的老歌被改編成搖滾味道,學生們跟著臺上有節奏地唱跳。吳桐和若怡也在這樣的氛圍中興奮起來,楊辰和幾個舍友也在舞臺的另一邊下面揮舞著手臂。

    若怡:(大聲對吳桐喊著)你看那個鼓手,太帥了!

    吳桐:(大聲回答)是很帥。

    若怡:他是我在咱們學校見到最帥的!

    吳桐:還好!

    若怡:他帥還是楊辰帥?

    吳桐:(降低音量)楊辰。

    若怡:(趴在吳桐耳朵上喊)什么?

    吳桐:楊辰!

    若怡:啊結束了,我要去找他。

    前半場搖滾表演結束了,若怡跟著樂團一起走到幕后。

     

    26. 操場草莓音樂節舞臺幕后  夜 外

    幕后的燈光一下子暗下來,舞臺背后稀薄的墻布星星點點地透著前面打來的光。若怡跟著跑過去叫住那位鼓手,跑到面前時還喘著氣,他看起來有些不知所措,放下手中的樂器,疑問地看著若怡。

    若怡:你們下次,去哪里演出?

    鼓手:怎么了?

    若怡:太好聽了,我,我想跟你一起去?梢詥?

    淡淡的氣息在他們之間緩緩升起,舞臺墻布的碎片光束似有似無地照在若怡稚嫩的臉上,那位鼓手一時被問得語塞,只是呆呆看著她微微笑了。舞臺上響起“戀一世的愛”。

    主持人的畫外音:為慶!断矂≈酢冯娪爸赜,下一首“戀一世的愛”送給大家。

     

    27. 操場草莓音樂節  夜 外

    楊辰隱約聽到吳桐叫他的聲音,于是穿過一個個人群走過來。

    楊辰:你叫我。

    吳桐:啊,嗯。

    楊辰:怎么了?

    吳桐:叫你一起聽,我喜歡這歌。

    楊辰:《喜劇之王》要不要一起去看?

    吳桐看著楊辰,在燈光下灼熱的眼神,她實在喜歡這么簡單的男孩。如果未來注定會很艱難,起碼現在可以不顧一切的揮霍青春吧。她第一次露出這樣的笑容,像是滿足了所有的心愿,狠狠地點了點頭。

     

    28. 楊辰宿舍  日 內

    楊辰在宿舍的鏡子前,挑著自己為數不多的衣服,還都是白色黑色的棒球服,栗子頭一樣的短發,左看右看都沒什么可提升的打扮空間。三個室友看著他那樣子不免好笑,其中一個是楊辰的好朋友,叫阿邊。

    楊辰:你們看我穿白的好看?還是黑的?

    室友C:白的像天使,黑的像男人。

    楊辰:(認真思考了一下,腦海中出現吳桐說過他很干凈、很簡單)那我穿白色。

    室友C:(一副不可思議的表情)你不是去見女生嗎?

    楊辰:對啊,看電影。

    室友B:怪不得,黑的在里面不太顯眼。

    楊辰:(笑了笑,打開另一半衣柜,里面擺著十來雙籃球鞋)

    室友B:鞋子就不用糾結啦,穿你的“MVP”。

    室友C:對啊,你那雙決賽必穿的,自帶幸運的那個。

    阿邊:沒有了,拿去投資了。(阿邊平時跟楊辰走得最近,說話也更隨意。)

    室友B:投資?你賣啦?

    楊辰:嗯……有點事。

    室友C:你這種富二代還會缺錢嗎?那不是你姐在美國給你買的限量版?頂我們三個月生活費呢!

    室友B:你去投資什么了?不會被人騙了吧?

    阿邊:他絕對心甘情愿。

    楊辰:(換好衣服,照著鏡子看了看頭發)放心,這可是不賠本的買賣,一輩子都不會后悔的那種。走啦。ㄞD身出去了。)

    室友C:果然,生意人的兒子就是有商業頭腦。

    阿邊:(無奈的表情看著他們搖了搖頭。)

     

    29. 男女宿舍樓中間的小廣場  日 外

    楊辰去樓下推腳踏車,對路過的宿舍阿姨都十分友好,也幫宿管大爺抬抬東西移移車。隨后才騎上車往校門口方向過去。

     

    30. 吳桐宿舍/窗外  日 內/外

    女生宿舍樓上,吳桐趴在窗口看樓下熱心的楊辰,幫阿姨搬東西還小心翼翼的,生怕碰到自己的白色衣服,那樣子逗笑了吳桐。他踏著腳踏車騎過這條不長不短的路,消失在吳桐的視線。

    室友:看什么呢?

    吳桐:青春。

    室友:青春?

    吳桐:20歲多美好啊,多看幾眼。(她并不多愁善感,而是充滿朝氣地說)

    外面的青春實在太多,大學的校園幾乎遍地是情侶,尤其是在宿舍樓下。吳桐看著他們,深覺美好,也很珍惜。突然卻被背后的關門聲嚇了一跳,轉過身發現若怡帶著哭紅的雙眼站在門口。

    吳桐:(跑過去看著她)怎么啦?

    若怡:(抱著吳桐哭出聲來)我失戀了,不是,啊快失戀了。

    吳桐:你怎么失戀比談得還快。

    若怡:他說要去北京。你說,都什么年代了,還有人北漂啊,電視上都演了那么苦的。

    吳桐:因為這就要分開啦?

    若怡:(直直看著吳桐)那你為什么不跟楊辰在一起?

    吳桐:(看著若怡,頓時語塞)

     

    31. 電影院外  日 外

    楊辰抱著一大盒爆米花,站在電影院門口,左右張望著,卻接到吳桐的電話。

    吳桐:(冷靜的口吻)楊辰。

    楊辰:(不詳的預感)怎么了?

    吳桐:我去不了了,這里有點事,若怡失戀了,我得陪著她。

    楊辰:失戀?和那個敲鼓的?

    吳桐:嗯。

    楊辰:他們都是閃戀,沒事兒。

    吳桐:不行,我得在這安慰她。

    楊辰:可,這是難得的老電影重映。

    吳桐:那也不能不管朋友啊,算了。

    楊辰:吳桐,你得來,這是最后一場了,錯過了就再也看不到了。

    吳桐:那就……錯過了吧。

    楊辰:(停了一會說)吳桐。

    吳桐:楊辰,我以后也會離開這,我是要去上海的,我,我不可能……

    楊辰:我知道,可是,我以為可以留下……

    吳桐:不會的。(掛了電話)

    楊辰:點什么。

     

    32. 吳桐宿舍 夜 內

    夜晚宿舍熄燈后,其他兩個室友都睡了,吳桐和若怡是頭頂頭挨在一起的上鋪,輕聲地聊著天。

    若怡:我決定了,我要陪他去北京。

    吳桐:你考慮好了。

    若怡:嗯,我真的太愛他了,如果他一定要去實現他的夢想,我會陪著他。

    吳桐:若怡,未來很現實的,你要好好想想。

    若怡:我知道,人生一直很難,但有了愛情會好過很多。

    吳桐:其實有了愛情,也不一定會過得好,在現實面前。

    若怡:其實男生的壓力比女生大,我相信如果不是為了家里,楊辰也會……

    吳桐:不會的。

    若怡:你怎么知道?

    吳桐:因為我們很清醒。

    若怡:你們明明互相喜歡。

    吳桐:喜歡是精神上的愉悅,可目標不一樣的人,終究不是一條路。

    若怡:你們就是太清醒,所以我才擔心。

    吳桐:你不用擔心我,我渴望自由,就像你渴望家庭,得到了,一樣滿足。

     

    33. 全系畢業典禮合照  日 外

    初夏,校門口同學們拍完了合影,都在四處結伴說說笑笑,互相合照,擁抱,獻花。三四位攝像大哥走來走去,抓拍同學們告別的場景。吳桐和楊辰從兩邊慢慢笑著走到一起。

    楊辰:真快啊,都要畢業了。

    吳桐:是啊,若怡上周就已經走了。

    楊辰:你呢?票買好了嗎?

    吳桐:嗯,今天下午五點,(看了一眼手表),還有兩個小時。

    楊辰:我聽說南方的冬天濕冷,你照顧好自己。

    吳桐:放心吧,上海冬天不會很冷的。你呢?想好畢業要干嘛了嗎?

    楊辰:我都無所謂,或許真開個店吧。吃喝玩樂,富二代也不能整天閑著呀。

    吳桐:呵,你還挺自豪,你可以去你爸爸公司啊。

    楊辰:我不想接手他的生意,活那么累干嘛?我不愁吃穿,也沒什么志向,普普通通結婚生子,老了享受天倫之樂。

    吳桐:(抿了下嘴)哈哈你是我見過唯一一個這么不上進,還說得理直氣壯的人。

    楊辰:(低頭笑了笑)

    吳桐:不過真的很簡單。

    攝像師在到處給擁抱獻花告別的同學們照相,走到他們這來。

    楊辰:哎大哥,幫我們倆照一張。(隨即把吳桐拉到自己身邊)

    吳桐:我真羨慕你!

    楊辰:其實人生,真沒你想得那么復雜。(用手在吳桐頭上比個V)大哥多拍幾張啊。

    吳桐:(望向他,又轉過頭看著鏡頭)攝像大哥,把我們拍好看點,這就是我們最后的紀念啦!

    楊辰:(瞬間僵住笑容,又隨即恢復)

    攝像:放心吧!絕對讓你們十年后一看到就能回想起現在的校園時光。

    攝像大哥按下快門,定格笑容,畫面切換到2025年的婚宴……

     

    34. 某酒店婚宴大廳  日 內

    吳桐:當時,我還真以為你一輩子都不會來上海了呢。

    楊辰:我也以為,不過我想你在這,我就總有可能會來。

    吳桐:怎么樣?現在終于來了,對上海什么感覺?

    楊辰:嗯……我好像明白你為什么那么喜歡它了。

    吳桐:為什么?

    楊辰:因為這,確實不冷。

    吳桐:討厭你!

    楊辰:哈哈。

    畫外音男聲:哎新郎新娘,大家一起過來拍合照了!

    畫外音女聲:吳桐楊辰,快快快過來。

    楊辰吳桐:來啦。(吳桐拿起桌上的白手套,起身向舞臺方向走去)

    鏡頭漸漸模糊,又切換到2020年的冬天……

     

    35. 某高檔露天酒會里的洗手間 夜 內

    洗手間的一個隔間里,吳桐身穿一字肩黑色長裙坐在坐便蓋上補妝。她的化妝品與這場所里的其他女士相比難免低廉,所以只能躲在這里,補完妝才鼓足勇氣出去。

    洗手池前的名媛們拿出不同品牌但價格不菲的香水在頸部、腕部按壓兩下,吳桐也不例外。妝容可以靠天生顯貴,但香水不會說謊,她一定不要被人聞出廉價的氣味。彼此看到對方使用的香水,像是身份得到認同,遂才交換禮貌致意的眼神。

    待她們都出去后,吳桐漸漸失去微笑,把香水放進手包,對著鏡子深吸一口氣,停了兩三秒,又即刻恢復臉上的笑容,轉身推開化妝間的門,走進外面的世界。

     

    36.  某高檔露天酒會里的洗手間  夜 外

    吳桐走進酒會人群,四處與人碰酒溫婉說笑。吳桐走近一群正在自拍的美女,加入她們,互相加了微信。

    吳桐:(邊說邊抽身)改天約下午茶,我先去那邊了,朋友叫我。

    美女們:到時一起去我辦的show啊。

    吳桐:(邊走邊說)好,電話聯系。

    吳桐走向一位正用英文與外國人交談的年輕男士,他們正在聊國外留學時的趣事。

    吳桐:  Excuse me, Could you give me some seconds?

    外國人:Oh Mr.Lee, who is this charming lady?

    男士:(望向吳桐,又看看那位外國人,略微尷尬)呃……這位是……

    吳桐:(半挽李先生的胳膊笑說)怎么老李,出國念個書就把老同學忘啦?

    男士:(看了眼吳桐的手,裝作想起來)啊是你啊,多少年沒見,真是變樣了。

    吳桐:(慢慢抽出胳膊)少來,還是想不起來對不對?我是吳桐!

    男士:(完全放心)怎么會想不起來呢,吳桐嘛!我知道!現在變漂亮了,一下子不敢認呢。賠罪賠罪,留個號碼,我請吃飯。(把酒杯放在旁邊桌上,從西裝內側口袋拿出名片夾,抽出一張雙手遞給吳桐)

    吳桐:(把酒杯放在桌上,雙手接過名片,看了一眼叫李卓翰,是某公司董事。放進手包里)我名片剛剛給完了,你加我微信吧。

    李卓翰:(拿出手機給她)好啊。(吳桐拿過手機快速添加了自己的微信。)

    (李先生抬右手輕撫她的腰)那你什么時候有時間?

    吳桐: (把手機遞還到他的左手,吳桐右手拿起酒杯,左手拿著手包去掂裙子,順勢左胳膊肘輕頂開他的右手,向右轉過身)電話聯系。

    吳桐走在人群中,靠著背后的圓臺,端著酒杯,四處張望,看到一位眼熟的中年男士。低眼想了一下,吳桐拿出手機關掉了添加好友驗證功能,胸有成竹地走向他。

    吳桐:(舉起酒杯)陳董,好久不見,什么時候回國的?

    陳董:(不認識但立即裝熟)啊上個月剛回來,真是好久沒見了啊大美女。

    吳桐:回來了也不說一聲,您欠我那頓飯我可還記著呢。

    陳董:哈哈,沒忘。你是大忙人,我怎敢無故叨擾。等忙完這陣兒我就聯系你,請你來嘗嘗我剛投的海鮮店。

    吳桐:好啊,但怕陳董都找不到我微信了吧,來我幫您備注下。(伸出手)

    陳董:(拿出手機給她)哈哈好啊,微信人太多,找起來確實麻煩。

    吳桐:(快速添加了自己微信且備注了“吳桐-改日約”)陳董,我可備注上了啊,您要是再忘可說不過去了。(雙手把手機遞給陳董)

    陳董(單手接過手機看了一眼,放進褲口袋):放心,這次肯定不忘。

    吳桐:(舉杯碰酒微笑)

    鏡頭定格在吳桐的微笑。

     

    37. 吳桐公寓樓下路邊  夜 外

    一輛勞斯萊斯開到吳桐家樓下,司機下來打開車門,吳桐從車上下來。

    吳桐:那我等您電話,陳董慢走。

    車上的人聲音很小,吳桐說完后輕輕點了下頭。司機關上門開車走了。

     

    38. 吳桐公寓客廳  夜 內

    吳桐回到家,沒開燈,脫下高跟鞋,放到鞋柜里。旁邊房間是室友芳芳和男友打電話的說笑聲。

     

    39. 吳桐公寓臥室  夜 內

    吳桐進臥室換了睡衣,把大衣和禮服裙整齊掛在衣柜,依然沒有開臥室的燈。

     

    40. 吳桐公寓衛生間  夜 內

    進去衛生間開燈卸妝護膚。

     

    41. 吳桐公寓臥室  夜 內

    回去臥室點亮香薰蠟燭,打開黑膠唱片機,挑了一張老式留聲機音唱片,音樂響起。她躺在床上打開手機,時間顯示23:55分。開始看朋友圈,看到楊辰發的祝賀朋友的炸雞店開幕,于是打開和楊辰的聊天框。

    吳桐:睡沒?

    楊辰:沒

    吳桐:干嘛呢?

    楊辰:沒干嘛

    吳桐:我現在越來越適應上海了。

    楊辰:怎么說?

    吳桐:越來越懂生存規則了。

    楊辰:那挺好。

    吳桐:(咬緊牙)你知道什么叫聊天終結者嗎?

    楊辰:等我去照照鏡子

    吳桐:再見!

    楊辰:回來!

    吳桐:干嘛?

    楊辰:上海冷嗎?

    吳桐:(拉了拉被子)這里是南方,不冷的。

    楊辰:可我聽說那兒濕冷。

    吳桐:你又沒來過上海,全是聽說。

    楊辰:總之照顧好自己,別感冒。

    吳桐:放心。

    楊辰:早點睡吧,晚安。

    吳桐:安

    吳桐放下手機,吹滅蠟燭,蓋緊被子,吸著鼻子。露出一雙眼睛望向的窗外未眠的上海。

     

    42.吳桐公寓衛生間/廚房/餐廳  日 內

    第二天,同樣的生活,吳桐起床第一件事就是拉開窗簾,看著窗外的上海,就又充滿了力量。吃飯、洗碗,她做起這些來還真像個獨立生活多年的女人,但她也才剛畢業一年而已。挑選了今天的大衣,在玄關處整整衣領,抹上口紅、噴了香水,然后把這些放進包里。對著鏡子笑了笑,每天都是一副上戰場的模樣。

    吳桐畫外音:然而生活是很平淡的,沒有痛哭,也沒有歡笑。生活其實什么都沒有,住在浦東,梧桐也變成了香樟。生活也不是童話故事,灰姑娘沒有嫁給王子,丑小鴨沒有變成天鵝,白雪公主也只會遇到巫婆,我也寫不出故事,光是房租就已經焦頭爛額。周來轉去,做了大城市的奴隸。

     

    43. 某早高峰路段  日 外

    吳桐踩著高跟鞋走進擁擠的地鐵,時不時抬起雙腳放松一下,又立刻站好保持儀態。

    吳桐畫外音:但我,并不后悔,我從沒有后悔過來上海。我相信,生活該給我的,總會給我,到最后也會給我。我只有在這樣的城市氛圍下呼吸才覺得像活著。上海的空氣,都是甜的。

     

    44. 某公司一樓大廳  日 內

    吳桐到了公司,和所有見到的人微笑問好。包括前臺、門衛。

    吳桐畫外音:我謹記這個城市的生存法則,努力走進上流社會,提高自己的圈子質量。但生活的茍且也會困擾我,原來不屑這些的我,現在變成了和他們一樣的人。我不是因為和他們一樣而難過,而是因為之前我的愚蠢而難過。但認識到愚蠢,只能證明是剛開始。之后的生活,會再給我上課。

    走進電梯,和電梯里的同事點頭微笑,站到門口最中間位置。

     

    45. 公司辦公室  日 內

    吳桐:早呀!

    同事們:早!

    昊哥:(走過來,帶著早餐站在吳桐辦公桌旁邊)早啊,今天早餐買一送一,多了一份,你們誰沒吃早飯啊。

    女同事小易:吳桐沒吃吧。

    吳桐:我吃過了。

    同事們:哈哈哈,這么不給昊哥面子。

    昊哥:你吃過了?

    吳桐:我一直都在家里吃早飯。

    昊哥:那給你了(放在旁邊的男同事桌上)。

    男同事:哎呦,愛心早餐!謝謝謝謝!

    昊哥和吳桐對視笑了笑走開了。

     

    46. 公司咖啡間  日 內

    小易:你昨天又去獲客啦。

    吳桐:不然呢?大好的周末,不用來工作豈不可惜。

    小易:你太能干了,說真的,我這月就收了兩個客戶,每天都在保佑不要被Vanessa召喚。

    吳桐:呵呵,你還是干市場的呢,自己不去找客戶,績效能從天下來啊。

    昊哥進來。

    小易:哎昊哥,怎么樣,Vanessa今天心情?

    昊哥:你問我,不知道的還以為我是她秘書呢!

    吳桐:(笑了笑)

    小易:你跟秘書也差不多了,你可是總監眼前紅人,什么好客戶都給你。

    昊哥:沒辦法,能力好,只能配優質客戶。

    小易:那吳桐呢?也不見你心疼一下,分點客戶給她她就不用那么辛苦了。

    吳桐:哎呀小易。

    昊哥:好啊,我手上有幾個紅酒的客戶,挺好跟的,你跟好了。

    吳桐:不用,要讓Vanessa知道我們私下這樣換,她肯定會說的。

    小易:女人更年期真的有點可怕。(說完便拿著咖啡出去了)

    昊哥:今天還加班?

    吳桐:講得我每天都跟頭苦力牛似的,是最近考核我才這么忙好嘛!

    昊哥:呵呵,好好,今晚我也加班。

    吳桐:你不是不參加我們這期新人考核嘛,也很忙嗎?

    昊哥:就是因為不忙,才要陪你加班啊。

    吳桐:(低頭笑了笑)好,今晚我不吃飯了。

    昊哥:?

    吳桐:留著吃你的宵夜。

    昊哥:今晚可不是買一送一了,(拿著咖啡杯跟吳桐的杯子對干了一下)是專屬特質。(說完出去了)

     

    47. 公司辦公室  夜 內

    辦公室的人漸漸都走完了,只剩下吳桐和昊哥,他拿來外賣和吳桐坐在一起吃飯,然后指導著吳桐做客戶方案。

     

    48. 公司辦公室  日 內

    昊哥從吳桐辦公桌旁走過,輕輕放下一份午餐,就這樣,辦公室戀情明目張膽的開始了。

     

    49. 早餐店  日 內

    昊哥為吳桐剝雞蛋,兩人慢悠悠地吃著早餐。

    吳桐:你說辦公室戀愛是不是都得偷偷摸摸的?

    昊哥:還好吧,主要你不是也不想公開嘛。

    吳桐:我倒不是不想,還說我呢!別人早都看出來了,你那么明顯!

    男三:我很明顯嗎?同事之間一起吃飯不行嗎?

    吳桐:怎么不見你跟別的同事一起吃飯呢?

    昊哥:行,那我回頭換一個。

    吳桐:可以,就跟大個吧。

    昊哥:哈哈。

    吳桐:栗子也行。

    昊哥:嗯,阿計也可以。

    吳桐:哈哈哈

    昊哥:對了,今天晚上淮海中路那家花園晚宴,你是不是又要去?

    吳桐:怎么?你不會開始干涉我的工作了吧。

    昊哥:不是我干涉,主要今天周五,可以適當放松一下。

    吳桐:這臨考核越來越近,你來拖我后腿啊。

    昊哥:你相信我你沒問題的,你是這期新人里最努力的了,肯定會過。

    吳桐:你今晚想干嘛?

    昊哥:我們去約會吧。

    吳桐:現在不就是在約會嗎?

    昊哥:在這皮蛋瘦肉粥的味道中,充斥著你Chanel的香水味,這樣的約會……好像也很不錯。

    吳桐:是吧。

    昊哥:唉,那今晚的話劇票送人好了。

    吳桐:什么?

    昊哥:沒什么。

    吳桐:什么話?

    昊哥:沒什么,怪我多嘴了,不該打擾你工作的。

    吳桐:你討厭!去去去,話劇必去!

    昊哥:下班,兵分兩路,劇院匯合?

    吳桐:ok。

     

    50. 話劇院  夜 內

    話劇上演的是易卜生的《娜拉之家》,吳桐看得十分投入,倒是昊哥,好像對這部劇并不滿意。

     

    51. 高檔的日料店  夜 內

    吳桐:今天的戲劇你是不是不愛看?

    昊哥:聽說是很出名的戲劇,但我真的覺得無聊。

    吳桐:哈哈,這可是部名劇,可能年代久遠你有點難入戲吧。

    昊哥:哦,是嗎呵呵(喝了口水)……

    吳桐:(翻著菜單)就沒有簡單的鰻魚壽司嗎?

    昊哥:點壽司干什么呀,沒事,點刺身吧。

    吳桐:少自作多情了,我又不是在為你省錢,我愛吃壽司。

    昊哥:可是在這地方點壽司也太……

    吳桐:怎么了?(對服務員招了招手)您好。請問有鰻魚壽司嗎?我沒找到。

    服務員:哦有的,不在菜單里,不過可以做。

    吳桐:好的,來一份吧謝謝。

    服務員:好的。

    吳桐:怎么?我點個鰻魚壽司你就不高興了。

    昊哥:沒有,我只是不明白為什么非要吃那個。

    吳桐:這又不是難做的食物,日料店里肯定有,我……

    昊哥:要真是難做的就好了,你說的是居酒屋,這里是日料,兩回事。

    吳桐:檔次不一樣,連喜歡吃的東西都不能要了嗎?

    昊哥:我不是那個意思,好吧,當我沒說。

    吳桐:我本來就什么都沒聽見。

     

    52. 回家路上  夜 外

    昊哥:一定要回家嗎?

    吳桐:都已經走到樓下了。

    昊哥:剛剛還路過了我家呢!

    吳桐:可你要送我回來呀!

    昊哥:你!

    吳桐:你不要這么著急嘛!男人有點耐力好不好。

    昊哥:這么美好的月色,約會的事該做的都做了,你竟然要回家。

    吳桐:我上去了,拜拜。

    昊哥:我也上去。

    吳桐:不行!

    昊哥:大家都是成年人了。

    吳桐:所以要把持住。拜拜。(說完便轉身上樓。)

     

    53. 吳桐家  夜 內

    芳芳:回來啦。

    吳桐一進家里,便趕快跑到窗邊。芳芳在旁邊的餐廳正吃著泡面,也跟著跑過來看。

    芳芳:看什么呢?

    吳桐:(看到樓下空無一人,有些小失望)沒什么。

    芳芳:哦,走啦?

    吳桐:我就隨便看看。

    芳芳:呦呦呦,你談起戀愛來還挺少女啊。什么年代了還有人站在下面看著你進家門啊。

    吳桐:不過兩三年,世道這么快就變了嗎?

    芳芳:什么兩三年?

    吳桐:沒什么。

    芳芳:你天天說話都說一半,很煩誒!

    吳桐:(靠在窗戶上)快去吃你的泡面吧。

    芳芳:哎,你不會因為人家沒在樓下等你就傷心了吧。

    吳桐:我才沒有呢,我又不是小孩。

    芳芳:那你這副失望的小表情。

    吳桐:我只是在想,你說,到底什么才是愛情啊。

    芳芳:你看看你看看,都開始思考哲學了,還什么都沒想。

    吳桐:不過想這些確實也沒意義,其實愛情這種東西不重要的。

    芳芳:怎么不重要?談戀愛愛情不重要什么重要?

    吳桐:哎呀我意思是,和現實比起來,愛情還是贏不過的,所以沒有必要去糾結到底什么才是最好的愛情。

    芳芳:本來就是嘛,可是喔,只有那些很糾結的人才會說不要去糾結呢。(調皮地看著吳桐)

    吳桐:(看著她)突然很想她了。

    芳芳:誰?誰?

    吳桐:我一個好朋友,我原來也喜歡和她一起頭靠著窗戶聊天。

    芳芳:女的?

    吳桐:嗯,不過我已經好久都聯系不上她了。

    芳芳:朋友就是這樣,一進入社會,關系就淡了。

    吳桐:不,她一定是過得不好,所以不想讓我擔心。等一切都過去了,她會再聯系我的。

     

    54. 公司辦公室  日 內

    吳桐坐在辦公桌前,面無表情地看著公司發的郵件。郵件上顯示:“經嚴格篩查,以下員工考核未過,公司予以解雇。”下面是一個人數不多的名單,而吳桐的名字就在第一行的位置。

    小易: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吳桐:我知道。

    女同事:你知道?

    吳桐:我知道,這只有Vanessa知道。(說完便拿起桌上的文件夾起身走向總監辦公室)

     

    55. 總監辦公室

    吳桐坐在總監辦公桌對面,把文件夾放在總監桌上。

    吳桐:這是我這幾個月來的報表,我想輪到誰,都不該是我被解雇吧。

    Vanessa:你是不是少說一句?你需要一個合理的解釋?

    吳桐:不,這個解釋一定是不合理的。

    Vanessa:呵呵,你還真是直率,你的工作沒問題,有問題的是你的作風。

    吳桐:你怎么能這么說話,說一個女人作風有問題,你還是一位領導嗎?

    Vanessa:聽說你最近和阿昊還去看了話劇,叫那個什么來著,《娜拉之家》?

    吳桐:你怎么知道?

    Vanessa:你知道那票是誰給他的嗎?是我。你知道我為什么給他嗎?就是為了讓他注意他的行為舉止。不過,不知道他有沒有看懂。

    吳桐:什么意思?

    Vanessa:你這么聰明,應該明白。反正誰走都一樣,你比小易優秀那么多,在別的地方也一樣可以干得很好。

    吳桐:呵呵,原來努力也不一定會過得好。

    Vanessa:努力?會干活的人遍地都是,永遠別在上海比努力。

    昊哥敲門進來,看到吳桐也在愣了一下。

    昊哥:Vanessa,你找我。

    Vanessa:我想你們二位或許需要一個告別。

    吳桐:(拿起文件起身準備出去,又轉過身來定定地看著她)那要比什么呢?如果什么都沒有,不是只能比努力了嗎?可能是會比別人慢一點,或許慢個很多年,但起碼是干凈的。(說完便出去了。)

     

    56. 街道  夜 外

    吳桐手拿著裝著自己不多東西的購物袋,在冬天的街道慢悠悠晃著,想著自己下一步的人生。拿出手機給之前在酒會上認識的陳董發消息,卻發現自己已經被刪除了。被潛在客戶刪除,她早見怪不怪?粗鴣硗娜巳簠s看不到自己的未來。當她看到從一家精品店里透出的暖光時,她想到楊辰也開了自己的店,

    眼前的精品店變成了當年他們在里面說笑的那家居酒屋,屋里還騰騰冒著熱氣。店里的楊辰還穿著那件白色毛衣,從那年的飯桌上站起來,走過來打開門,變成了精品店老板大叔微笑的臉。

    老板:進來看看吧?

    吳桐:(露出久違的簡單的笑容)不,我要回去了。

     

    57. 吳桐租的公寓  夜 內

    吳桐在家里收拾行李,想了想又多帶了幾件。

    畫外音是她發給若怡的郵件:若怡,你還在北京嗎?我決定回家了,雖然不知道會不會留下來。很想念學校,也很想念你,如果你在老家,一定聯系我。

     

    58. 北方小城火車站外  日 外

    吳桐剛出火車站,就看到楊辰在不遠處向她揮手。吳桐走過人群,旁邊的人們拿著大包小包蹭到她的白色大衣,她都會拍拍灰,往旁邊躲一下。過出口閘機時,排著隊卻不時被旁邊兩三位插隊先過,她始終看著,沒說什么。時不時探出腦袋和外面的楊辰笑著招手。

     

    楊辰:(接過行李箱)早都看見你了,怎么那么久出來。(帶著她往馬路邊走)

    吳桐:太熟悉的北方塵土味了,我都好久沒見人穿大棉襖了。(笑著)

    楊辰:南方這么暖和,冬天不穿羽絨服?

    吳桐:也不是,但都穿大衣。

    楊辰:(笑著)跟你一樣,看著都不像這兒的人。

    吳桐:(笑了一下)哪有。

    楊辰:上車吧。(楊辰把行李放在后備箱)

    吳桐:終于看到傳說中的車了,你這小日子沒更新換代啊。

    楊辰:我的凱迪拉克在這小城市永垂不朽好嘛。

    吳桐:哈哈好好好,也是,其實勞斯萊斯也沒什么好的。

    楊辰:嘿喲,走,天兒冷,上車。

    吳桐:(笑著)嗯!

     

    59. 楊辰車上  日 內

    楊辰:不是說再也不回來了嗎?怎么突然想起回學?纯戳。

    吳桐:沒什么,人老了,總想起過去的事。(笑著看著窗外)

    楊辰:(笑了一聲)過去?想起過去什么了?

    吳桐:想到你說你的夢想是好吃懶做等死啊。(低頭笑)唉,現在想想,你這夢想說的真對,要實現真是挺難的。

    楊辰:還這么嘲笑我。

    吳桐:(認真看著他)真的!我很多時候都會想到你說的這句話,我覺得你太神了,說的真是真理!如果生活真能讓我做一個好吃懶做等死的人,那我可是太幸福了。

    楊辰:又沒人逼你,想做就做啊。

    吳桐:(滿心歡喜、笑著看著他)我就喜歡你這六親不顧不上進的樣子。

    楊辰:(抿嘴無奈笑了一下)嘿……

    吳桐:哎,開店美嗎?

    楊辰:美得很。

    吳桐:這么美。

    楊辰:起碼不累啊。

    吳桐:是不是那種路人從旁邊看了都特羨慕,覺得里面特溫馨的那種?

    楊辰:算是吧,尤其是天冷的時候。

    吳桐:對對對,里面還有哈氣,特別有感覺。

    楊辰:哈哈你怎么了?不是一直都瞧不上我開這店嘛!

    吳桐:瞧你說的,哪有瞧不上,我現在是明白了,人嘛,活得就圖個輕松自在,其實開個小店挺舒服的。

    楊辰:你這……不正常啊。怎么?在上海受氣了?

    吳桐:(臉上失去微笑)沒有……我就是覺得,其實或許你的想法是對的。

    楊辰:在上海美嗎?

    吳桐:(重重的噘嘴點了下頭)恩,美。

    楊辰:(看出她不開心)工作怎么樣?

    吳桐:我都挺好的,就是……有點冷,呵呵。(看著他笑了笑)

    楊辰:(看了看她,沒說什么)

     

     

    60. 楊辰的炸雞店  夜 外

    車開到了郊區一家不起眼的炸雞店門口,吳桐看到后愣住了。

    楊辰:到了。

    吳桐:(指著炸雞店)這個?

    楊辰:對啊。

    吳桐:你開的是炸雞店?

    楊辰:對啊,你不知道嗎?

    吳桐:我不知道啊。

    楊辰:我發有朋友圈啊,你不是還點過贊?

    吳桐:(想了想)那,那不是你朋友的嗎?

    楊辰:是我們合伙開的!

    吳桐:還合伙?開個炸雞店還需要合伙?

    楊辰:(抿了下嘴)那你問我店里生意怎么樣是什么意思?

    吳桐:你不是說你要開家雜貨店嗎?買些小玩意之類的?

    楊辰:什么?(想了想)噢……你說那個呀……那是當時隨便說說的。真開開不起來,在這地方,人都不買這小東西的。還是賣點吃的掙錢。

    吳桐:這……可你開到這么遠?這地方……這么偏,能掙錢嗎?

    楊辰:市區房租太貴了,這里便宜一半呢,離我家也近。喏,(指了指旁邊的小區)我家就在那邊。

    吳桐:好吧。

    楊辰:(笑著)怎么?對我失望了?

    吳桐:(笑著)什么時候期望過?

    楊辰:這就對了。

     

    61. 楊辰的炸雞店后廳  夜 內

    楊辰帶著吳桐走進炸雞店前廳,通過廚房走到炸雞店后屋。里面是一個小客廳,中間有個麻將桌,旁邊是個吃飯的小圓桌,上面放著炸雞、啤酒瓶、花生米和一些別的下酒菜。楊辰的幾個朋友在打麻將,其中一個是當年楊辰的室友阿邊。

    阿邊:哎回來了。

    楊辰:(把地上的啤酒瓶往旁邊放了放)啊,你們聲音小點,在外面都聽見了。

    朋友B:(起來搭著楊辰的肩)喲,這就是你去接的美女啊。美女好。(伸手)

    吳桐:(微笑準備去握手)你好。

    楊辰:(打下朋友的手)玩你的吧,我們去吃點東西。

    朋友B:哎哎哎等等,先替我一會,我去上個廁所,你先替我摸兩把。

    楊辰:(看了看吳桐)這……

    吳桐:沒事,你先替他吧,這兒煙味太大了,我去前面點點東西吃。

    楊辰:那行,你先去吧,我等會就過去。那個,原味的最好吃,你愛吃辣,讓她多給你撒點辣椒面。

    吳桐:行,我去看看。

     

    62. 楊辰的炸雞店前廳  夜 內

    吳桐走到炸雞店前廳,四處看了看。走到點餐區。

    吳桐:您好,要份原味炸雞,要辣椒。

    服務員:好的。

    吳桐:你們老板平常愛吃哪個?

    服務員:你說辰哥嗎?他也是原味帶辣椒。

    吳桐:好那就兩份。呃……再來一瓶……啤酒。

    服務員:好的。

    吳桐挑了門口的座位,用餐巾紙擦了擦凳子坐下,又用餐巾紙擦了擦桌子,把包放上面。吳桐坐下四處望著,想了想,立馬從包里拿出手機,一個本和一支筆。用手機查了點東西,立刻開始翻開本子記錄。

     

    63. 楊辰的炸雞店后廳  夜 內

       楊辰和朋友們在打麻將,邊打邊聊天。

    阿邊:吳桐看起來和過去真不一樣了。

    楊辰:(笑了笑)

    朋友C:絕對的美女,太脫俗了。

    朋友D:主要是氣質,絕對跟我們這完全不同。

    楊辰:(笑了笑,沒說話)

    阿邊:喲,你還懂氣質呢。

    朋友D:我怎么不懂,你以為都跟你似的,土包子。

    朋友B:我來了來了來了。

    楊辰:你終于回來了,還以為你掉進去了。

    朋友B:看把你急的,替我給美女道個歉。(拍著楊辰的肩膀笑著說)

    楊辰:(打下他放在肩上的手)你們玩吧啊。我出去吃點東西。(出去前廳)

     

    64. 楊辰的炸雞店前廳  夜 內

       楊辰走過來吳桐這里,吳桐在埋頭苦寫,畫了一堆思維導圖。

    楊辰:寫什么呢這么認真?

    吳桐:(抬頭笑著看了眼楊辰,又低頭寫)你等會啊,還差最后一個。

    楊辰:(笑著)呵呵,什么啊。

    吳桐:(拍下桌子,抬起頭)好了!大功告成!

    楊辰:什么呀?(倒了兩杯啤酒)

    吳桐:這是我給你的炸雞店想的未來一年、三年、五年的經營規劃。

    楊辰:這么厲害?

    吳桐:那當然,我可是干市場的。

    楊辰:一會兒功夫一三五都出來了?

    吳桐:對啊,你聽我跟你說啊。你看,(指著本子)一家店要想走得遠,就要先從品牌文化出身,一是靠自身品牌故事,二就是靠廣告。首先你要有企業文化啊,要有內涵啊,那為什么顧客不吃別家炸雞,就吃你家。

    楊辰:呃……其實,生意也沒好到那地步。

    吳桐:所以說要想故事!我,就是那個幫你寫故事的人。

    楊辰:哈哈老本行。

    吳桐:還有就是廣告,你這個地方確實太遠了,客流量也不大。舍不得孩子套不著狼啊。你這樣怎么能做到品牌No.1呢!

    楊辰:(漸漸沒有笑容,開始吃炸雞)

    吳桐:你聽我說,(把他的手放下)第一年,你要做的就是讓這家店在整個城市出名,那你就要開連鎖。三年內,爭取把品牌走向全省,提高在全省的知名度。這樣,你才最起碼能在五年之內在餐飲行業站得住腳……

    楊辰:我沒那么遠大的抱負,(邊吃炸雞邊漫不經心地說,沒有看吳桐),我說了,我就是想簡簡單單開個店,夠養活自己。

    吳桐:(漸漸沒了激情,放下本子)可是這樣的生活有意義嗎?賣炸雞?喝啤酒?

    楊辰:這就是我生活的意義!

    吳桐:我理解,我理解你的意思?墒,可是或許,或許我們可以一……。

    楊辰:這就是你的目的嗎?

    吳桐:我什么目的?

    楊辰:沒什么。(把酒杯遞給吳桐)

    吳桐:我不喝啤酒。

    楊辰:怎么?戒酒了?

    吳桐:不是,我……我很久不喝啤酒了。

    楊辰:(明白了什么,把杯子拿回來一口干了。笑了笑)我們這里只有啤酒,我也喝不慣紅酒,也不想喝。(抿了下嘴)你知道的。

    吳桐:(抬頭看著他)

    楊辰:你不是很明白嘛。(低頭笑了笑)

    吳桐:呵呵,我明白啊,我知道你沒有,所以我沒點。(收起本子)

    楊辰:你給叔叔阿姨說你回來了嗎?

    吳桐:還沒,否則全家又要來聚會了。

    楊辰:那你?

    吳桐:我等會直接回去就行,明天看看學校就走了。

    楊辰:只待一天?我看你拿那么大箱子。

    吳桐:嗯,女生待一天東西也是很多的。

    楊辰:吳桐。

    吳桐:嗯?

    楊辰:紅酒那么好喝嗎?

    吳桐:幾百塊的干紅不好喝,上千塊的勃艮第還是好喝的。

    楊辰:(笑著)所以你是屬于上海的。

    吳桐:對啊,我當然是屬于上海的。

    楊辰:(又倒了杯啤酒,笑了笑)我還是愛喝啤酒。

     

    65. 吳桐家  夜 內

    吳桐:我回來了。(吳桐一回來就進去臥室)

    吳桐爸媽畫外音:桐桐?你怎么回來了?

    吳桐爸媽進來臥室,把燈開開。窗外傳來車子的引擎聲。

    吳媽:你怎么突然回來了?也不說一聲。我們去接你啊。

    吳桐:學校有點事,我就回來一天,明天就走了。

    吳爸:明天就走?住一晚?

    吳桐:嗯,我公司還有事!

    吳爸:那也不用這么趕呀……

    吳桐頭靠著窗戶望著窗外楊辰的車遠去的方向,有一句沒一句地搭著爸媽的話。

     

    66. 楊辰車里  夜 車內

    楊辰開了一段路,突然停下,從后視鏡里看了看吳桐的家,拿出兩張電影票,揉成一團扔在了副駕駛座下?嘈σ宦,開車走了。

     

    67. 炸雞店里  夜 內

    阿邊:這么快就回來了?

    楊辰:沒去。

    阿邊:怎么沒去?我好不容易找人給你在私人影院安排上了。

    楊辰:(拿出一瓶啤酒)我總想著,就算不能圓滿,但欠著的地方還是想補上。不過,算了。

     

    時光回到三年前……

     

    68.某潮牌鞋店  日 內

    阿邊:你確定要這么做嗎?

    楊辰:確定。

    阿邊:你不確定!一次包場?一雙鞋?

    楊辰:確定。

    昊哥:你再好好想想,這可是你姐姐在美國搶的限量版。女人可以有很多個,限量球鞋只能有一個。

    楊辰:相信我,這是值得的。

    昊哥:為什么?我不明白,你都說你們倆不可能有以后,這還值得?

    楊辰:就是因為沒有以后,現在才更值得啊。

     

    69.電影院  日 內

    楊辰一個人坐在影院里看電影……

    時光回到三年后……

     

    70. 吳桐家  日 內

    吳桐和爸媽一起吃著早餐。

    吳媽:你來也不說一聲,這么突然,我跟你爸也沒法請假。

    吳桐:不用請,我本來也沒空。去學校一趟就回去了。

    吳爸:既然回來了,就先去奶奶家問個好吧。

    吳桐:可以裝作我沒回來呀。

    吳爸:我已經跟你奶奶打過電話了,說你回來了,你姑姑還說有個不錯的男孩子要介紹你們認識。

    吳媽:(打了爸爸一下)你說這干什么,去了不就見到了。

    吳桐:你們也太恐怖了吧,就待著小兔子呢!

    吳爸:她們也是好意。

    吳桐:你們就別費功夫了,我是不可能回來的。

    吳媽:怎么?你在上海找到男朋友了嗎?

    吳桐:沒有,我現在是重事業,不是談情說愛的時候!

    吳媽:那其實去見見你姑姑介紹的男孩也不錯啊,多個選擇嘛。

    吳桐:好的。

    吳桐給楊辰發微信:“提前來接我。”隨即聽到喇叭響了兩聲,吳桐立刻放下碗筷回到臥室,看到楊辰的車已經停在樓下,笑了笑。

    吳桐:我現在就去,走了,拜拜。(拿行李箱準備出去)

    爸媽:哎好,去吧。見完了給我們說一聲啊。

    吳桐:知道了,拜拜。

     

    71. 楊辰車上  日 內

    吳桐:你怎么永遠都在啊。

    楊辰:哪有讓女生等的道理。

    吳桐:(打開車窗,去拉安全帶)家里太悶了,我需要新鮮空氣。哎?這什么?(撿起座位下兩張電影票)

    楊辰:(搶過來扔到窗外)沒什么。

    吳桐:啊你亂扔垃圾。(準備開門下車去撿)

    楊辰:(猛踩油門)

    吳桐:!

     

    72. 道路上  日 外

    兩張電影票散落在濕濕的地上,慢慢融進了雪里。

     

    73. 大學校園  日 外

    吳桐和楊辰在白雪皚皚的校園中散步。

    吳桐:哇,一晚上雪就下這么大啊。

    楊辰:好久沒看見雪了吧。

    吳桐:是啊,還是那么美。

    楊辰:你穿的冷不冷?我車上還有暖貼,要不我給你拿……

    吳桐:不用,我貼有。沒暖貼我活不了的。

    楊辰:呵呵,是啊,所以南方真的適合你。

    吳桐:(低頭笑了笑)是啊。

    楊辰:我一直都想問你。(停住腳步,看著走在前面的吳桐)你在上海,過得好嗎?

    吳桐:(停住腳步,抿著嘴,也轉過身看著他)如果我說我過得不好,你養我嗎?

    楊辰:(愣了一下)

    吳桐:(打了他一下)我在背臺詞啦,哈哈。(笑著轉身向前走)不過,如果我說我過得不好,(轉過身笑著看著他)你會來陪我嗎?

    楊辰:(還是呆滯在原地,微微張開嘴,又咽了下口水,搓著拳頭)

    吳桐:哈哈看把你嚇得,我還是在背臺詞啊。

    楊辰:(慢慢向前走)啊……?這是哪部電影的?我怎么沒看過?

     

    旁邊路過的學妹都害羞地偷偷看楊辰,個別人還會向楊辰點頭微笑。

    吳桐:什么情況?這么受歡迎?

    楊辰:那必須啊,雖然你看不上,但我也算高富帥吧。

    吳桐:哈哈,就你?她們認識你?

    楊辰:這兒籃球隊現在還有我們那時候比賽照片呢,可能知道我是學長。

    吳桐:(跳到楊辰面前)哎說真的,又談了幾個女朋友?

    楊辰:什么啊,我沒有。

    吳桐:誒?為什么?不是你的作風啊。

    楊辰:我什么作風?你大學見我談過嗎?

    吳桐:不是,說真的,你怎么沒談戀愛?

    楊辰:我,我爸讓我相親呢。

    吳桐:(有些悵然若失)啊,相親?(冷笑一聲)把兩個生活毫不相干的人突然捆在一起,告訴他們要適應彼此的生活?(奇怪地笑看著他)

    楊辰:我們的生活,不也是毫不相干嗎?(笑著)

    吳桐:(回避楊辰的目光)那你,去啦?去相親啦?

    楊辰:還沒,我在想呢。我也不知道。你呢?你怎么樣?在魔都應該不少人追你吧。

    吳桐:我,那當然。

    楊辰:也沒問過你,你,有男朋友嗎?

    吳桐:當然有,怎么會沒有。

    楊辰:有啊。那怎么沒帶回來看看?

    吳桐:他,他太忙了。哎呀我們現在在拍拖,上一個剛分,這個還在曖昧期。

    楊辰:呵呵,那里的節奏連感情都很快。

    吳桐:你準備什么時候結婚?

    楊辰:我人還沒見到呢。

    吳桐:結婚了告訴我一聲,我一定回來參加。ㄐχ粗

    楊辰:恩,好。

     

    74. 大學校園教學樓  日 內

    吳桐:你在這里,見過若怡嗎?

    楊辰:沒有,你們也沒聯系了?

    吳桐:嗯,她好像換手機號了,我一直給她發郵件,她也沒回過。

    楊辰:她好像在北京和那個男生分開了。

    吳桐:意料之中。

    楊辰:那你當時怎么不攔她?

    吳桐:可能……是想看別人做這種勇敢的事吧。

    楊辰:什么?

    吳桐:沒什么,人總要為了愛情瘋狂一把的,那才是青春不是嗎?

    楊辰:那你呢?

    吳桐:我的青春,(笑笑)我已經看到過啦,都在這里。(指了指雙眼)

    楊辰:嗯?

    吳桐:沒什么,有一天很好的天氣,我把青春存在這里了。

    楊辰:我總是聽不懂你們這種作家說話。

    吳桐:哎喲,別這么稱呼我了,我才不是什么作家。

    楊辰:曾經的追夢女孩,現在怎么變了。

    吳桐:哪還有夢啊,在上海好好活下去就好了。

    楊辰:我說過吧,如果在上海……

    吳桐:嗯?

    楊辰:沒事。

    吳桐:嗯。

     

    75.北方小城火車站內外  日 外

    吳桐:我走了。

    楊辰:路上小心。

    吳桐:嗯。

    吳桐轉身進去火車站,楊辰在外面看著她。中間吳桐回了兩次頭,楊辰始終站在那里。最后,吳桐像是鼓起勇氣準備說什么,回過頭去,楊辰已經不見了。吳桐笑了笑,轉過身去。

    車站外,楊辰彎下腰替旁邊的小孩撿起包,遂又站起來看著已經走遠的吳桐。

    楊辰就那樣站在那里,旁邊熙攘的人群變得模糊,小城的冬天又暗了下來。

     

    76. 吳桐租的公寓  夜 內

    在吳桐的房間,黑膠唱片放著上海小資的音樂。吳桐和室友芳芳坐在地毯上,靠著床,拿著紅酒杯喝酒聊天。

    芳芳:所以呢?你死了這條心了?

    吳桐:(喝了一口酒)從來就沒有這條心。

    芳芳:那你回去干嘛?

    吳桐:回去看望母校!

    芳芳:(白了她一眼)你自己也明白的啊,你們是兩個世界的。

    吳桐:你知道嗎?其實當我到那個城市的第一秒我就后悔了,我曾那么抗拒那里,但卻因在這里受到的一點小脆弱就想著回去。(又繼續倒了杯酒)我是屬于這的,你懂嗎?

    芳芳:我懂。

    吳桐:你不懂,你們誰都不懂。我曾那么抗拒那里,可是竟然想著要回去,我真是太愚蠢了。

    芳芳:那是因為你知道有人在等你啊。

    吳桐:不,他沒有在等我。(低頭笑了)沒有誰是會一直等著誰的,尤其是我們倆,活得太明白了。呵呵,童話里也不完全是騙人的。

    芳芳:(放下酒杯)好了好了,不說了,既然后面也沒人,還想什么退路啊。這里可是上海,不是你在屋里喝酒的地方。(站起來)

    吳桐:(干了這杯酒,站起來)是啊,這里可是上海,不是在屋里喝悶酒的地方。(跑到窗邊,看著車水馬龍。)

    芳芳:對啊,走,換地喝!

     

    77. 某酒吧  夜 內

    吳桐和芳芳在家喝完又去夜店喝,混跡于魔都的夜生活。

    芳芳:吳桐!

    吳桐:哎!

    芳芳:開心嗎?

    吳桐:開心!

    芳芳:這才是活著!

    吳桐:對!

    芳芳:哈哈!聞到呼吸的味道了吧!

    吳桐:(鏡頭逐漸放慢,旁白淡入。)

    吳桐畫外音:在上海,所有的悲傷都會被酒精蒸發。我熱愛這座城市,如同楊辰熱愛安逸。他從未等過我,我也是如此。

     

    78. 某公司會議室內  日 內

    面試官:現在年輕人都比較浮躁,我們希望可以找到長期穩定的人才。

    吳桐:在一家公司待得久并不是一方說了算的,這是一個雙向問題。員工為公司帶來利益,公司也要給員工給予相應的回報,我相信這樣正能量的關系才能讓雙方都走得遠。

    面試官:(相互看看)為什么選擇上海?你知道的,像你這樣的學歷背景在上?墒遣缓谜夜ぷ。

    吳桐:人往高處走,我自然要找比我出身好的地方發展。至于為什么是上海,我是屬于這的,這里的一切都吸引著我。不管在這落腳是需要五年,還是十年。

     

    79. 某公司會議室內  日 內

    吳桐一次又一次地面試……

     

    80. 某公司外  日 外

    吳桐從面試公司走出來,看著周圍匆忙路過的上班族,才知道已經到了午飯時間。進去旁邊的便利店買了一個面包坐在外面的長椅上開始自己的午飯。在路邊停著一輛黑色轎車,一個男人走下來靠在門上看著吳桐許久,那正是當時在晚宴上吳桐假裝認識的老同學李卓翰。吳桐對上他的眼神,覺得有些熟悉,卻又想不起來是誰。這時李卓翰朝她走過來。

    李卓翰:你,在這里上班?(指了指旁邊的大樓)

    吳桐:嗯。

    李卓翰:怎么?不認識我了?

    吳桐:?

    李卓翰:老同學?

    吳桐:(突然想起來是自己前段時間在酒會上假裝老同學認識的男人。)啊……是你……

    李卓翰:我思來想去,都想不起來我有個叫吳桐的同學。(笑著定定看著她)

    吳桐:啊是啊哈哈,我后來看到你名片也想起來了,李卓翰。確實我認錯了,不好意思,你和我一位同學長得實在太像了。

    李卓翰:那我可要好好感謝你那位同學了。

    吳桐:(害羞笑)呵呵。

    李卓翰:下了班有時間嗎?南京西路路新開了家西餐廳,可否賞臉?

    吳桐:我,還沒入職。

    李卓翰:你來面試啊。

    吳桐:嗯。

    李卓翰:哪個部門?

    吳桐:怎么?你在這里工作嗎?

    李卓翰:(遞給吳桐一張名片,上面寫著該公司總經理的職位)我想,這頓飯或許該你請了。

     

    81. 吳桐租的公寓  日 內

       李卓翰在吳桐家幫她一起收拾行李。

    李卓翰:你這里也太冷了,這幾年都是怎么住的?

    吳桐:這比北方好多了,你不知道北方的冬天才冷呢。

    李卓翰:(從背后抱住吳桐)到了我那,我那有暖氣,以后再也不讓你凍著。

    吳桐:(轉過身雙手抱住他)像這樣一樣溫暖嗎?你知道嗎?我很怕冷的,原來我一直以為,來到南方就不冷了。但誰知道,上海的冷是深入骨髓的。

    李卓翰:(親了親吳桐的頭發)我保證,以后……

    吳桐:(用手指放在李卓翰的嘴唇上)別說,我不喜歡承諾,不是不相信你,是會怕事與愿違。

    李卓翰:(用嘴形說了聲“好”)

    吳桐:我真的很感謝,你能出現,真的。

    李卓翰:(摸了摸她的頭發)我也是。

     

    82. 李卓翰的家  夜 內

    李卓翰和吳桐在家里一起做飯,吃飯,看書,打鬧玩笑,十分甜蜜。

     

    83. 楊辰的炸雞店后廳  夜 內

    楊辰和朋友們在喝酒吃飯,看到吳桐的朋友圈曬了他們的情侶合照。

    阿邊:等會看電影去唄!

    朋友B:什么電影?

    阿邊:不是新上的那什么嗎?校園愛情,哎呀我媳婦非得讓去看,你說咱們大老爺們看那有什么意思。

    朋友B:那是你,我們可都有校園故事。(壞笑,打了下楊辰)是不,辰兒?

    楊辰:(收起手機,端起酒杯喝酒)

    朋友B:哎辰兒,你有那種愛情中的懵懂小甜甜嗎?

    阿邊:你真不要臉,(壞笑,兩人在喝酒壞笑)那叫青春期少女少男。

    楊辰:有啊。怎么沒有。電影里的懵懂我都懂,也經歷過。(倒杯酒,干了)只是個配角罷了。(笑著,拿著車鑰匙起身走了)

    朋友們:哎……(互相看了看,又看了看他,鏡頭虛化。)

     

    84. 楊辰的炸雞店門口車內  夜 內

    楊辰啟動車準備走,前臺服務員剛掛了電話,跑出來,扒著車窗。

    服務員:(扒著車窗)辰哥,剛剛叔叔打電話來問你明天晚上能不能見見那個女孩,說你上次都推了,再推可能就黃了。

    楊辰:(目視前方,抿了一下嘴)好。w馳而走)

     

    85. 李卓翰的家  日 內

    吳桐笑呵呵地從廚房往餐廳桌上端菜,李卓翰和母親面對面坐著。李卓翰接過吳桐手上最后一盤菜,拉了下椅子。

    李卓翰:坐吧。

    吳桐:阿姨,您嘗嘗,都是些家常菜。不知道今天您來,要是知道我就多買點東西了。

    李媽媽:我來我自己家,還需要先跟你說一聲嗎?(抽張餐巾紙,擦掉口紅)你來我家,跟我說了嗎?

    李卓翰:媽!

    吳桐:阿姨,不好意思。是我們沒考慮周到,應該先去拜訪您的。

    李媽媽:(開始吃菜)恩,你還算比較懂禮。

    吳桐:(給李媽媽夾了塊紅燒肉)阿姨,你嘗嘗紅燒肉,這是我們北方的做法,跟南方有點不太一樣。

    李媽媽:謝謝。(吃了一口)蠻好吃的。

    吳桐:(笑著)您喜歡就好。

    李卓翰:(看著吳桐笑著)(又看著媽媽)吳桐廚藝很好的,雖然她不會做上海菜。但是現在的女孩,她這樣已經很能干了。

    李媽媽:現在的女孩子,確實了不得。

    李卓翰:媽,你……

    李媽媽:這菜,是好吃,但不和我的胃口。

    李卓翰:媽,我們是認真的。

    李媽媽:我也是認真的。

    李卓翰:當初出國,是您定的;回國,還是您定的;但婚姻大事,請您讓我自己做主。

    李媽媽:吳小姐,你聽聽,我這么好的兒子,在遇到你之前,事事都聽我的,也走得這么成功。怎么就遇到了你之后,就覺得我不好了呢?

    李卓翰:我什么時候覺得你不好了?這關吳桐什么事?

    吳桐:(手在桌子下面打了下李卓翰,讓他閉嘴。趕快又看向李媽媽)阿姨,卓翰沒覺得您不好,他不是這個意思。

    李媽媽:哼,現在我兒子說的話我都聽不懂了,還要你這個外人來給我解釋。

    李卓翰:媽你能好好說話嗎?(吳桐晃了下李卓翰的胳膊,不讓他說話)

    吳桐:阿姨,我就想知道,您是不滿意我哪里呢?我可以改。

    李媽媽:你改不了。

    吳桐:不,我改的了。不管什么,我會努力按照您的……

    李媽媽:你不是上海人。

    李卓翰:現在都什么年代了,您這么排外是會被笑話的。

    李媽媽:現在是什么年代,現在還是錢的年代!她圖你什么?她圖你的錢,圖你的房子,看清楚了喔!傻兒子!

    李卓翰:吳桐不一樣,她不是那種……

    李媽媽:你不是那種愛慕虛榮的女人,我懂的呀。我們家也不是大富大貴,但對于來上海打拼的小姑娘來說,我太懂了呀!你們要的是上海男人家的房子,這是你們跟著誰,努力一輩子都賺不來的!

    吳桐:(緊抿著嘴看著她,憋著氣沒說話)

    李卓翰:你不要這樣說吳桐。

    李媽媽:(站起來,拿著包)你給我閉嘴,你有什么資格來跟我說。當初你爸爸走了,我一個人那么辛苦供你出國讀書。家里大大小小事都不讓你煩心。你以為這房子是你掙來的嗎?你以為你自己掙的錢就夠在徐匯買套公寓了嗎?你那是花著富一代的錢,住著遷二代的房!這房子不是你一個人的,你也不是你一個人的,你是我身上的肉!你的婚姻,我肯定要管。ㄞD身準備出門)

    李卓翰:(站起來去攔著媽媽)媽,你先坐下……

    吳桐:(坐著一動不動,背對著他們)阿姨,您不能對我說這么難聽的話。(站起來,取下圍裙,放下盤著的頭發)我當然考慮過卓翰的錢,誰找對象不看條件呢?

    李卓翰:吳桐……

    李媽媽:你看看你看看,這,這是人說的話嗎?

    吳桐:(轉過身)你呢?你看不上我不也是因為我沒錢嗎?

    李媽媽:你!

    吳桐:大家心里都明白,談對象一定會看現實條件,但現實條件不是你可以拿來羞辱我的資本,畢竟我還沒準備真的嫁到你家。正好你看不上我,這樣的家庭,我也不屑。(回臥室去收拾東西)

    李媽媽:你聽聽她,聽聽她說的話……

    李卓翰:媽……

    吳桐在臥室里收拾東西,李卓翰和媽媽在家門口推搡著,背景逐漸虛化,清晰的是吳桐逐漸閃著淚光的雙眼。

     

    86. 某街道  夜 外

    吳桐在街上拖著行李箱,面無表情地走著,只是眼淚不住地流,她就一直擦,也不哭出聲,像什么都沒發生一樣。

     

    87. 天橋上  夜 外

    吳桐走到天橋上,看到天橋上幾對情侶在擁抱、接吻、手拉手走過,男生拉過女生的手放在自己的口袋里。吳桐看著四周萬家燈火,天橋下車水馬龍。她再也繃不住自己內心的難過,突然走到欄桿邊,拿出手機撥通楊辰的號碼。

    楊辰:喂。

    吳桐:(小聲哭泣聲)

    楊辰:怎么了?

    吳桐:楊辰,我騙你了。(哭出聲了)我好冷啊。這里沒有暖氣,空調也不暖和,我住的地方特別冷。楊辰……我也不喜歡有暖氣的房子,有暖氣的房子也冷,到處都很冷。我搬家還把你給我的暖水袋給丟了,我不是故意丟的,我只是以為我不用了?墒,楊辰,我現在好冷啊……(哭出聲,對方沒說話,哭了一會,繼續說)你當時為什么不回答我?

    楊辰:什么?

    吳桐:我說我當時問你,你為什么不回答我?(停頓了一下,對方沒說話)你聽好了,我再問你一遍。(咽了口口水)如果我說我過得不好,你會來陪我嗎?(等了幾秒,很生氣地把電話掛了。)

     

    88. 某小城飯店  夜 內

    楊辰此刻正在和父母一起相親,他在房間外接到這個電話,不知該怎么回答,一時之間慌了神。包廂門被服務員打開,爸爸坐在里面給他招手,示意叫他進去吃飯。他站在門中央,猶豫了一會,還是進去了。

     

    89. 吳桐租的公寓門口  夜 走廊內

    吳桐拖著行李箱回到家門口,卻看到若怡蹲在門口,旁邊也放著行李箱。兩人互相對視著笑了,眼里都含著淚。

    若怡:果然,只為了愛情是不會有結果的。

     

    90. 吳桐租的公寓  夜 內

    吳桐和若怡兩人躺在床上,明明那么久沒見,應該有許多話聊才是。兩人卻都十分疲倦,或十分了解,所以各有所思。

    若怡:你跟楊辰還有聯系嗎?

    吳桐:不常聯系。

    若怡:還是你最聰明,永遠最清醒。

    吳桐:(看著她)是嗎?這樣好嗎?

    若怡:看看我,不就知道好不好了。

    吳桐轉過身,拿出手機看了看并沒有楊辰的電話和訊息,想了想給楊辰發了條微信:“剛剛我們吵架了,所以有點沖動,你別當真。”

    過了好一會,楊辰才回復,手機屏幕在床頭柜上亮了,上面寫著:“我懂你,沒當真,照顧好自己。”

    吳桐只是睜開眼看著手機的方向,并沒有去查看這條信息的樣子,仿佛太了解楊辰的回復。

     

    時光回到最初的婚宴上……

     

    91.某酒店婚宴  日 內 

    一群人站在舞臺邊上拍合照,站在中間的是新娘若怡和她的新郎。吳桐幫若怡整了整她的頭紗和手套,便站在了若怡旁邊。新郎旁邊的第三個位置站著伴郎楊辰,拍好了最后一張合照,大家也向左右慢慢散開,剩下吳桐和楊辰兩個人面對面站著。這時楊辰后面跑來那個穿白裙子的小女孩,后面還跟著她的媽媽,也就是楊辰的老婆。女孩過來牽著楊辰的手。

    女孩:爸爸爸爸,媽媽說要回去了。

    楊辰:哎,你們過來了。

    楊辰老婆:嗯,火車快到點了,結束了我們也趕快回去吧。

    楊辰:好,(看著吳桐)那我們走了。

    吳桐:嗯,路上小心,拜拜。

    楊辰:拜拜。

    兩個人同時轉過身,吳桐只身一人,楊辰攜家帶口,朝著兩個完全不同的方向走去。

     

     

     

    全劇終。

     

     

     

    片尾,是楊辰背的詩……

     

    我是天空里的一片云,

    偶爾投影在你的波心——

    你不必訝異,更無須歡喜——

    在轉瞬間消滅了蹤影。

    你我相逢在黑夜的海上,

    你有你的,我有我的,方向;

    你記得也好,

    最好你忘掉,

    在這交會時互放的光亮……

     

     

    彩蛋:

    92. 小城火車站候車室  夜 內

     

    時光回到五年前楊辰相親的那個夜晚,小城火車站的廣播響起:“開往上海的快230列車開始檢票……”檢票口排起長隊,其中一位正是楊辰,兩手空空,臉上帶著些微笑容。這時候手機信息聲音響了,楊辰激動地打開手機。

    吳桐:“剛剛我們吵架了,所以有點沖動,你別當真。”

    楊辰頓時呆滯在原地,后面的人一個個走到他的前面。他深吸一口氣,手指輕快地回復了信息。

    楊辰:“我懂你,沒當真,照顧好自己。”

    隨后楊辰轉身走出火車站,把手里一直攥著的火車票丟到了垃圾桶上面。

     

     

     

     

     

     

     

     

    鄭重聲明:任何網站轉載此劇本時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聯系方式和網址一同轉載,并注明來源:中國國際劇本網(原創劇本網)www.592dg.com ,否則必將追究法律責任。
     
     
    發表評論() 所有評論 
    評論內容:
    驗 證 碼: 驗證碼看不清楚?請點擊刷新驗證碼
    匿名發表 
     
    最新評論
    代寫小品
    無標題文檔
    關于我們 | 代寫小品 | 編劇招聘 | 投稿須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法律聲明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網站地圖 | 劇本創作 | 編劇群 |設為首頁

    本網所有發布的劇本均為本站或編劇會員原創作品,依法受法律保護,未經本網或編劇作者本人同意,嚴禁以任何形式轉載或者改編,一但發現必追究法律責任。
    原創劇本網(juben108.com)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備案號粵ICP備14022528號     法律顧問:廣東律師事務所

    南充| 京山| 盐山| 沙坪坝| 温州| 伊通| 贵德| 桐梓| 澳门| 满城| 凤县| 澄城| 安塞| 石河子| 西安| 高陵| 海洋岛| 衡南| 唐河| 林西| 大方| 盐池| 永仁| 修水| 大佘太| 仪征| 佛山| 江城| 梅河口| 浩尔吐| 锦屏| 江城| 南县| 三明| 宁陵| 宝鸡县| 漾鼻| 安顺| 淇县| 安平| 小金| 吐鲁番| 芜湖县| 织金| 昌黎| 西和| 永仁| 武安| 中泉子| 巫山| 饶河| 保山| 北流| 利川| 乌鲁木齐牧试站| 姜堰| 闻喜| 永善| 丹阳| 金佛山| 榆次| 莲花| 大关| 建昌| 武强| 清河| 托里| 六安| 舞阳| 延川| 敦化| 岳池| 常熟| 富锦| 宿迁| 华坪| 阿克苏| 诸暨| 冕宁| 南和| 崇义| 浏阳| 青龙山| 大理| 孟连| 隆昌| 松滋| 鄯善| 乐亭| 新龙| 皋兰| 满都拉| 咸宁| 丰都| 平安| 安岳| 白日乌拉| 图里河| 哈巴河| 左权| 淅川| 商城| 宜昌| 滨海| 伽师| 沁县| 贡山| 嘉兴| 栖霞| 马尔康| 正兰旗| 类乌齐| 北仑| 安图| 沁水| 天峻| 泗阳| 吉安| 南昌| 长泰| 汝州| 聊城| 准格尔旗| 滦平| 丰南| 从化| 宿迁| 磴口| 兴山| 金平| 兴海| 武夷山| 贵溪| 青龙山| 儋州| 中阳| 宜川| 灵石| 阿拉善右旗| 垫江| 云龙| 望谟| 杭州| 肥城| 扶绥| 平罗| 阿荣旗| 民勤| 乐昌| 乌拉特后旗| 泽当| 都匀| 元江| 献县| 大宁| 长子| 易县| 拐子湖| 崇义| 宁化| 伊吾| 希拉穆仁| 突泉| 紫金| 范县| 瑞丽| 即墨| 电白| 胡尔勒| 抚远| 铁卜加| 旬邑| 温宿| 延川| 巴仑台| 桦南| 龙江| 蕉岭| 宁远| 嘉禾| 屯溪| 西连岛| 金川| 建湖| 双鸭山| 万州龙宝| 莲花| 七台河| 凤山| 孟村| 中阳| 合水| 镇江| 海北| 湟源| 安塞| 鄂托克前旗| 增城| 融水| 浏阳| 南平| 襄垣| 沐川| 卢龙| 仁寿| 正定| 瓜州| 巧家| 三原| 武威| 永康| 大悟| 萧县| 两当| 方城| 庆云| 巴盟农试站| 廉江| 郎溪| 新巴尔虎右旗| 玉门镇| 南通| 八达岭| 梁河| 贵德| 甘洛| 松江| 垦利| 台前| 太仓| 新余| 开江| 德阳| 长顺| 石城| 舟曲| 霸州| 桂平| 宜昌县| 万山| 崆峒| 太平| 武陟| 桂林农试站| 建昌| 信阳| 冷水滩| 舞钢| 丹棱| 延寿| 伊通| 汪清| 大佘太| 伊川| 汤阴| 高唐| 钟山| 柘荣| 尼勒克| 敦煌| 浩尔吐| 苏家屯| 儋州| 淳安| 盖州| 八宿| 广德| 邻水| 沙坪坝| 吴江| 绍兴| 随州| 通城| 江孜| 满洲里| 昭苏| 高邑| 安岳| 恩施| 文水| 道真| 海兴| 无为| 牟定| 宁武| 潢川| 三明| 龙川| 苏家屯| 高邮| 新干| 竹山| 光山| 蔡家湖| 宜昌县| 安化| 大冶| 北戴河| 太谷| 四会| 余姚| 加格达奇| 施甸| 阳谷| 宿松| 紫金| 延吉| 霸州| 林芝| 定日| 察尔汉| 丹棱| 荔浦| 泸溪| 贵溪| 卫辉| 阿巴嘎旗| 宁晋| 镇赉| 榕江| 永昌| 天等| 铁干里克| 彰武| 古浪| 新兴| 科尔沁左翼后旗| 阳高| 麻黄山| 汕头| 中山| 荣昌| 合浦| 南坪| 将乐| 桐乡| 霍城| 中环| 乐清| 昌图| 奉新| 石楼| 普格| 吕梁| 济源| 理县| 北安| 介休| 秦安| 林州| 靖远| 富阳| 孝感| 商水| 成山头| 余杭| 一八五团| 吐尔尕特| 沭阳| 宁强| 元江| 燕尾港| 富县| 江华| 安国| 宝应| 衡山| 蕉岭| 西丰| 宁强| 镇坪| 北塔山| 括苍山| 遂川| 兴化| 广德| 黄南| 柳河| 黔西| 达坂城| 左云| 宁蒗| 华池| 涠洲岛| 睢县| 梁平| 沂源| 浦口| 乐平| 融水| 天峨| 滕州| 布尔津| 肥西| 焦作| 芒康| 曲阳| 营山| 英吉沙| 二连浩特
    {$UserData} {$CompanyData}
    南充| 京山| 盐山| 沙坪坝| 温州| 伊通| 贵德| 桐梓| 澳门| 满城| 凤县| 澄城| 安塞| 石河子| 西安| 高陵| 海洋岛| 衡南| 唐河| 林西| 大方| 盐池| 永仁| 修水| 大佘太| 仪征| 佛山| 江城| 梅河口| 浩尔吐| 锦屏| 江城| 南县| 三明| 宁陵| 宝鸡县| 漾鼻| 安顺| 淇县| 安平| 小金| 吐鲁番| 芜湖县| 织金| 昌黎| 西和| 永仁| 武安| 中泉子| 巫山| 饶河| 保山| 北流| 利川| 乌鲁木齐牧试站| 姜堰| 闻喜| 永善| 丹阳| 金佛山| 榆次| 莲花| 大关| 建昌| 武强| 清河| 托里| 六安| 舞阳| 延川| 敦化| 岳池| 常熟| 富锦| 宿迁| 华坪| 阿克苏| 诸暨| 冕宁| 南和| 崇义| 浏阳| 青龙山| 大理| 孟连| 隆昌| 松滋| 鄯善| 乐亭| 新龙| 皋兰| 满都拉| 咸宁| 丰都| 平安| 安岳| 白日乌拉| 图里河| 哈巴河| 左权| 淅川| 商城| 宜昌| 滨海| 伽师| 沁县| 贡山| 嘉兴| 栖霞| 马尔康| 正兰旗| 类乌齐| 北仑| 安图| 沁水| 天峻| 泗阳| 吉安| 南昌| 长泰| 汝州| 聊城| 准格尔旗| 滦平| 丰南| 从化| 宿迁| 磴口| 兴山| 金平| 兴海| 武夷山| 贵溪| 青龙山| 儋州| 中阳| 宜川| 灵石| 阿拉善右旗| 垫江| 云龙| 望谟| 杭州| 肥城| 扶绥| 平罗| 阿荣旗| 民勤| 乐昌| 乌拉特后旗| 泽当| 都匀| 元江| 献县| 大宁| 长子| 易县| 拐子湖| 崇义| 宁化| 伊吾| 希拉穆仁| 突泉| 紫金| 范县| 瑞丽| 即墨| 电白| 胡尔勒| 抚远| 铁卜加| 旬邑| 温宿| 延川| 巴仑台| 桦南| 龙江| 蕉岭| 宁远| 嘉禾| 屯溪| 西连岛| 金川| 建湖| 双鸭山| 万州龙宝| 莲花| 七台河| 凤山| 孟村| 中阳| 合水| 镇江| 海北| 湟源| 安塞| 鄂托克前旗| 增城| 融水| 浏阳| 南平| 襄垣| 沐川| 卢龙| 仁寿| 正定| 瓜州| 巧家| 三原| 武威| 永康| 大悟| 萧县| 两当| 方城| 庆云| 巴盟农试站| 廉江| 郎溪| 新巴尔虎右旗| 玉门镇| 南通| 八达岭| 梁河| 贵德| 甘洛| 松江| 垦利| 台前| 太仓| 新余| 开江| 德阳| 长顺| 石城| 舟曲| 霸州| 桂平| 宜昌县| 万山| 崆峒| 太平| 武陟| 桂林农试站| 建昌| 信阳| 冷水滩| 舞钢| 丹棱| 延寿| 伊通| 汪清| 大佘太| 伊川| 汤阴| 高唐| 钟山| 柘荣| 尼勒克| 敦煌| 浩尔吐| 苏家屯| 儋州| 淳安| 盖州| 八宿| 广德| 邻水| 沙坪坝| 吴江| 绍兴| 随州| 通城| 江孜| 满洲里| 昭苏| 高邑| 安岳| 恩施| 文水| 道真| 海兴| 无为| 牟定| 宁武| 潢川| 三明| 龙川| 苏家屯| 高邮| 新干| 竹山| 光山| 蔡家湖| 宜昌县| 安化| 大冶| 北戴河| 太谷| 四会| 余姚| 加格达奇| 施甸| 阳谷| 宿松| 紫金| 延吉| 霸州| 林芝| 定日| 察尔汉| 丹棱| 荔浦| 泸溪| 贵溪| 卫辉| 阿巴嘎旗| 宁晋| 镇赉| 榕江| 永昌| 天等| 铁干里克| 彰武| 古浪| 新兴| 科尔沁左翼后旗| 阳高| 麻黄山| 汕头| 中山| 荣昌| 合浦| 南坪| 将乐| 桐乡| 霍城| 中环| 乐清| 昌图| 奉新| 石楼| 普格| 吕梁| 济源| 理县| 北安| 介休| 秦安| 林州| 靖远| 富阳| 孝感| 商水| 成山头| 余杭| 一八五团| 吐尔尕特| 沭阳| 宁强| 元江| 燕尾港| 富县| 江华| 安国| 宝应| 衡山| 蕉岭| 西丰| 宁强| 镇坪| 北塔山| 括苍山| 遂川| 兴化| 广德| 黄南| 柳河| 黔西| 达坂城| 左云| 宁蒗| 华池| 涠洲岛| 睢县| 梁平| 沂源| 浦口| 乐平| 融水| 天峨| 滕州| 布尔津| 肥西| 焦作| 芒康| 曲阳| 营山| 英吉沙| 二连浩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