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博平台

    <acronym id="xfuns"><legend id="xfuns"><blockquote id="xfuns"></blockquote></legend></acronym>
  1. <meter id="xfuns"><ol id="xfuns"></ol></meter>
  2. <acronym id="xfuns"></acronym>
    <acronym id="xfuns"></acronym>
    <code id="xfuns"><ol id="xfuns"></ol></code>
    <acronym id="xfuns"><legend id="xfuns"><blockquote id="xfuns"></blockquote></legend></acronym>
  3. 招聘網站編輯、軟文新聞稿寫手、主持人、禮儀接待服務員
    劇本投稿  | 劇本征集  | 發布信息  | 編劇加盟  | 咨詢建議  | 編劇群  | 演員  | 代寫小品  | 設為首頁
    總首頁 |電影 |微電影 |電視劇 |動漫 |短劇 |廣告劇 |小說 |歌詞 |論文 |影訊 |節日 |公司 |年會 |搞笑 |小品 |話劇 |相聲 |大全 |戲曲 |劇組 |編劇 |舞臺劇 |經典 |劇情
    小說創作室 | 編劇經紀 | 招聘求職| 上傳劇本 | 投稿須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廣告服務 | 網站幫助 | 網站公告
    站內搜索 關鍵詞: 類別: 范圍:
    代寫小品劇本電話:13979226936 QQ:652117037 原創劇本網www.592dg.com
    重點推薦劇本
    消防演練題材搞笑小品《我也要當
    黨慶演出優秀干部廉政題材小品劇
    工地施工安全題材搞笑小品劇本《
    建筑施工行業娛樂演出三句半《建
    小學生演出愛護環境題材小品劇本
    關愛留守兒童題材感人小品《給你
    專業代寫小品劇本
    代寫小品劇本
    重點推薦小品劇本
    營養素營銷推銷業務員搞笑小品劇本
    招商公司音樂詩誦讀(不忘初心繼往開
    部隊爆笑軍人軍營搞笑勵志四人小品
    校園后勤部門小品劇本《默默奉獻》
    三甲醫院評選小品劇本《醫院評審》
    關于消防安全搞笑小品劇本(火警119
    校園老師相聲臺詞劇本《最美教師》
    武漢現不明原因肺炎治療全國戰勝肺
    鄉鎮財政所干部小品劇本(中國好干部
    超級搞笑古裝宮宮廷幽默小品(還珠歪
    貪污受賄小品,雙規小品劇本(嚴懲不
    關于婚外情短劇本,綠帽子小品劇本《
    偉大的祖國朗誦稿,偉大的祖國詩歌朗
    酒店餐飲小品,酒店年會服務員小品《
    三八婦女節節目小品,慶三八婦女節短
    銀行類爆笑小品,銀行爆笑小品(快樂
    政府幫助低保家庭就業改善生活脫貧
    七夕創意劇本,七夕小品劇本(最佳美
    國家電網變電站檢修員工小品(特殊紀
    最新最幽默最有教育意義的元宵節小
    解決員工上訪為公司困難的小品劇本
    過年爆笑小品,笑死人不償命的小品(
    城軌年會表演相聲劇本《與城軌共未
    公司創立周年小品,慶公司成立周年小
    中鐵公司員工年會相聲劇本《找媳婦
    為了工作舍小家顧大家情景劇本(特殊
    公司年會三人群口相聲《三狗鬧新春
    改變黃臉婆形象后走上舞臺成為模特
    適合公司年會的小品,適合公司年會搞
    辦公室題材簡短劇本,公司年會職場小
    您當前位置:中國國際劇本網 > 小說 > 青春偶像小說 > 南狼
     
    授權級別:獨家授權與委托   作品類別:小說-青春偶像小說   會員:阿丁阿丁   閱讀: 次   編輯評分: 3
    投稿時間:2020/4/23 15:03:57     最新修改:2020/4/23 19:02:42     來源:中國國際劇本網www.592dg.com 
    小說名:《南狼》
    (原創劇本網)作者:阿丁

    南 狼

     

    (一)天地混沌,五神尊

    (啞。┨斓鼗煦绯,太極八卦陣。(太極八卦圖,陰陽兩極旋轉融合,一片混沌。一個大漩渦,溶出了五行。)金木水火土,五神尊者,兩男兩女,還有一位雌雄同體上神,土神。(五人逐步走出旋渦,土神走在最后)看了前面四個人,土神覺得自己和別人不一樣,隱藏起自己女人的一面。但是火神男神喜歡土神男神,他覺得性別不是問題,就來追求土神。土神很詫異,為了擺脫火神的追求,就告知火神,自己是個男人!“性別不是問題!蓖辽駭[手,再擺手。為了快刀斬亂麻,土神當著火神的面追求了水神女神。誰曾想,水神女神被土神的風度翩翩所吸引,答應了土神。木神男神知道了這件事,愛慕水神的心遭到了打擊,想要離開。

    (有聲)金神女神告知木神,“木神留步。五神不齊,宙將會大亂!蹦旧駜炄岬难凵瘢骸翱晌宜盒牧逊蔚耐,怎么釋懷?”“為了宙的安危,你務必留下!

    木神只好留下,為了宙的安危。

    土神一日夜晚偷偷在溪邊洗澡,木神在溪邊散步?匆娏送辽竦拇菩弁w,大驚!木神告訴了水神,水神不信,自己去問了土神。土神勃然大怒,羞愧難當,逃到了人間。因為他是私自逃離,所以輪了半個畜牲道。土神雌部化作了狼,雄部化作了男嬰。也算是宙對土神的懲罰,也因此有了后面的故事。

    水神思念土神,終日以淚洗面,淚珠成精滾成一團,遺落人間,寄身在一只狐貍身上。

    (二)南方有狼.地勢坤

    在茂密幽靜的森林里,有一匹饑餓的孤狼,在黑暗中,眼睛冒著幽藍的光。拖著疲意的身體第一步一步緩緩向前。她的耳朵忽的聳動了一下,若隱苦現有嬰兒的啼哭聲,遠處......她飛沖過去,看到襁褓里的幼嬰,饑餓讓她張牙舞爪,須臾,她的眼睛沒有了綠光,像是人的眼睛,一汪淚水姍姍地流了下來。像有前世記憶一般,她向著月光哀嚎。
        她叼起幼嬰,狂奔向自己的巢穴,將他安置在巢穴的枯枝草堆上,蜷起自己的身體溫暖著他,此時已是寒冬臘月,也不知是哪個狠心的人家將親生骨肉丟于這荒山野嶺。
        南狼并不知如何來養育幼嬰,她剛去世的幼狼已尸骨無存,被豺狼虎豹食為獵物,南狼眼含淚水回憶起這一幕。僅存的奶水便成了幼嬰的滋養,在奶水的滋養下幼嬰漸漸長大和南狼追逐打鬧玩的很歡脫。山中有樵夫不時路過此地,見過幼嬰被狼撫養長大的奇跡,也偷偷和鄰里喚他作“狼孩”。
        樵夫駭人聽聞:“山上有個狼孩煞是嚇人,好像是吃狼的奶水長大的。一舉一動都像個狼,這長大以后,怕不是要成個怪物啊!”

    “那我們不如,防患于未然!
         數月之后。

    棄嬰長成了幼童,卻是沒有合身的衣服。南狼趁著夜深人靜,叼了村里人小孩的衣服,借著微弱的燭光,狼孩穿上也是有幾分人模人樣了。狼孩很高頭,摸了摸南狼溫順的毛發。
        可是狼孩的肚子又餓的咕嚕咕嚕響了,沒有奶水的南狼,聽到后轉頭又奔向村落,給狼孩叼來了一些食物。狼孩開心地狠吞虎咽起來。
        可是,第二天......

    村民發現了南狼的蹤跡。
        “可惡,是誰偷了我家二娃的衣物,王大嬸,是不是你家那個小免崽子?”
        “劉大媽,你可別血口噴人,我家大毛可乖著呢!
        “我有說是大毛嗎?”

    “哎, 你個瘋婆子!
        “好了,好了,都別吵了, 我昨天又看到狼了,它,來我們村了!
        “什么?!狼!”“這可如何是好?”
        “大家先別慌,我有辦法。大家只管關好門窗,今夜,我就滅了這狼!

    不出樵夫所料,南狼今夜又來給幼童尋吃的來了,寂靜的周圍讓南狼停下了腳步,幾欲還走,樵夫布下了天羅地網,想擒住南狼,南狼飛似地逃走,卻還是陷入了陷阱。捕狼夾的圈套可是一個血淋淋的終極法寶。此時的南狼渾身顫抖,血溢出了皮毛,捕狼夾狠狠的夾在了南狼的身上,南狼的眼睛流下了瀕臨滅絕的淚水,南狼抽搐著、抽泣著,幼童從夢中驚醒了。
                          (三) 幼童覺醒,天道勤
         幼童火紅的雙眸,染紅了天際,他的眼前浮現了南狼遇險的畫面。幼童風速來到南狼跟前,抓住樵夫幾欲刺向南狼的魚叉,“求你,放過她吧!保ㄟ@是幼童說的第一句話,此時,幼童心里有些詫異,自己從未學過語言,怎么會說話的?)抓住魚叉的手鏗鏘有力,哪里像個孩子。樵夫力敵不過松開手:“好吧,留這畜牲一個全尸!睋蹞垡路,拂袖而去,幼童看著樵夫道貌岸然的背影,齜牙咧嘴,似想化作狼來撕咬他。

    幼童噙著淚,打開捕狼夾,輕輕抱起南狼的尸體,仰天長嘯。

    異域空間之門打開了。

    水神女神尊者現世!昂!庇淄p手合十,“尊者!薄昂,你可知你是命定的尊者行使?”“不知!薄昂,因你觸犯宙的神規,被貶人間,此世許你性命,你可知惜?”“定會知惜!薄翱赡阒愕那榻偈悄愠鋈说廊肷耖T的劫難?”“孩兒不知!薄按四侠且蚰愣,也因你而生,你的劫難就是她。你現在可知她是誰了?”“孩兒,不知!薄盀樽鹳n你一枚朱丹,你想救她,就要有所犧牲,你自己的路自己選擇!弊鹫唠S著光隱去!白鹫...尊者...”

    異域空間之門關閉。

    幼童打開手心,里面一顆朱丹。他放進南狼的嘴里,一道異光帶走了幼童和南狼。                                                  

    一只人形狐貍,躲在草堆里偷看,“都什么玩意兒?那么刺眼的光,都快閃瞎老娘了?,吐...”說罷,搖晃著大尾巴,走了,尾巴越搖越小,收了進去。

    (四)轉生來時,曠世緣

    時間來到了2010年

    清晨的教室里,來了個插班生,坐在了丁樂的斜后方。我感覺有人在看我,丁樂心想。一回頭,哎?這個人好像沒有看過,新轉來的吧。窗外兩個女生,“看,帥哥!薄昂脽┌!我知道我很帥,但能不能不要這么直接,現在的女生都不知道什么是矜持嗎?”丁樂無聊地翻著書頁想著。沒一小會,兩個女生無趣地走開了。而插班生的眼睛還在似看非看的掃視著丁樂堅挺而陰柔的側面。

    “小獸!

    放學鈴響了,丁樂邁著帥氣的步伐下樓梯,一只腳伸到丁樂輕快的腳步下,把丁樂托得飛起,繼而摔落在地上。沒有人扶她,冷漠的步伐一個一個從她旁邊走過。丁樂從地上尷尬的爬起,旁邊的女生湊到她身邊說,“你剛剛摔得死趴趴的,嘿嘿嘿!倍犯杏X到人的冷漠,撣了撣衣服“真晦氣!

    下午,丁樂換了一席娟淑地衣服。插班生看直了眼睛,漸漸的露出狼相,尖牙狀、狼神態,黑黑的眼珠!翱炜,那個剛來的,長得跟狼一樣!薄笆前!”丁樂聽到了,看了他,卻在心里輕聲喚到,“小狼!

    “你在說你自己嗎?”插班生心想。(心電感應讓插班生聽到丁樂的心語)

    兩個相愛的人,會有心電感應。

    莫名的熟悉感,拉近了兩人的距離。

    忙忙碌碌,到了晚自習的時候。

    插班生的鉛筆在紙上沙沙作響,眼神又在掃著丁樂,丁樂似感覺他在看自己,嗲聲嗲氣地說:“你是不是在畫我?”插班生搖搖頭。丁樂失望地嘟了下嘴,轉過頭。繼而,又轉過頭。插班生剛想抬起的眼睛,又縮了回去。丁樂問:“你叫什么名字?”“犬良!薄澳悄阈帐裁?”犬良不做聲,只顧低頭作畫!坝植焕砦!迸撑车剞D過頭。犬良的眼睛抬起看著丁樂,充滿著無邊無盡的愛意。

    時值冬季,例行跑操。惜時讀書的丁樂,感受到陣陣寒意的不友好:“好冷!”拿著書的小手微微顫抖。犬良感受到丁樂的寒冷,他用自己的熱量溫暖了丁樂身上的冷輻射能!坝趾脽岚!”(犬良看著丁樂,又露出狼相的面容,長長的狼舌左右搖晃,圓圓地眼睛,黑黑的瞳仁。)聽到丁樂說好冷又忽的說好熱的女生,“一會兒冷,一會兒熱,有病吧!迸懿俚纳诼曧懫,跑道上一個班接一個班整齊的跑了起來。

    “聽說了嗎,1班有個人長得像狼!比枷窭堑氖虑,很快就傳開了。很多人跑過來看,抱著好奇的態度,還是獵奇的心理不得而知!澳睦锵窭前?” “好帥!你們不覺得嗎?”“是的哎,越看越帥”女生們躲在窗邊犯花癡,竊竊私語起來!鞍,你們發沒發現,他的眼睛一直盯著一個女生看!薄笆桥,沒戲了。走吧走吧!

    二胖說著,悠閑的走了:“我愛的人心有所屬,愛我的人數不勝數,哈哈哈哈,”豁達地仰天長笑。

    但是似乎丁樂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無法自拔,上課打盹,下課睡覺。由于天元的不足,丁樂的精力總是不比同齡人旺盛。犬良為了引起丁樂的注意......

    (五)飛書傳情,想你笑

    犬良把書弄得飛了起來!澳俏同學,把書放下來!焙龅臅粼谧雷由,“砰”的一聲,驚醒了熟睡的丁樂。

    “你們看到了嗎,今天他把書弄飛起來了,我不是眼花了吧?”“說不定是魔術吧!薄澳銈冋f哪個把書弄飛起來額?”“別理她,和沒上課一樣!薄罢媸!倍泛茈y過,感受到了排擠,慫慫的轉頭走了。

    “那位同學!上節課就叫你不要把書弄飛起來,把我的話當耳旁風!”丁樂睜開惺忪的睡眼,恍恍惚惚看見了犬良掌著飛起的書,卻又蔫蔫的睡著了。為了不驚醒丁樂,他這次緩緩的降下了書。

    犬良很心疼天元弱的丁樂,看著她每天那么困,不忍心再驚擾她。只能壓抑著自己,也時時刻刻關注著她。

    到了吃晚飯的時候,丁樂終于睡醒了。她想起飛書的一幕,轉向犬良,笑嘻嘻地說“你是不是會把書弄飛起來?”

    現在才想起來,這反射弧也太長了吧,犬良心想。

    丁樂剛把頭回轉了一半,犬良就說“不會!

    “騙人!焙龅挠洲D過頭說。

    “這個世界上怎么會有人把書弄飛起來?你做夢呢吧!

    “哼~我明明看見的!

    “你相信?”

    “當然相信啊!

    “傻子!

    “哼~!

    “你為什么會相信?”犬良在心里想著。

     

    一月一考的月考又到了。

    犬良考了個年級第二,而丁樂是年級倒數第二。

    以“才高智貌奇”(有才、個高、多智、俊貌、奇聞)為特點的犬良,很快受到年級女生的追捧。

    晚自習的時候,“丁樂,你有沒有題目不會?”“我啊,好多呢!”“那要不要我教你?”“你考班級多少名?”“第一!薄暗谝?倒數第一?”“正數第一!薄澳憔痛蛋,一天到晚畫畫,還正數第一?”“我全會!薄斑全會!看你這狂妄的態度,就不要你教!

    后排的女生聽到后:“這女的,真能裝,明明心里想的是你快來教我吧,嘴上還打哈哈!薄笆前,我們都知道他是第一,就她不知道,裝的可真像!

    犬良聽見了,轉過頭,用狼的怒氣與面孔張牙,怒視著她們!疤珖樔肆!苯郎喔呐牧伺男目。

    “丁樂!

    “嗯?”丁樂轉過頭。

    “我覺得你,像白蓮花!

    “聽見噠,這男的心里根本瞧不起她!

    犬良把這句話的聲波擋了,不想丁樂聽見。

    “?哦!闭郎蕚浒杨^轉過去的時候,犬良又說,“你知道為什么我覺得你像白蓮花嗎?”

    “嗯~~~,因為我比較白,像一朵花,一朵蓮花!比夹α,好單純,連白蓮花是罵人的都不知道,犬良心想。

    “綠茶婊!薄靶臋C婊!

    犬良又擋住了聲波,他怕丁樂受到傷害。

    “丁樂,我會守護你!比荚谛睦锬钸。

    不一會兒,丁樂又趴到桌子上睡過去了,犬良瞬移到丁樂旁邊,“咦,剛剛看他還不在這邊呢,怎么會”。只見犬良俯下身,在丁樂的臉上偷偷親了一下!巴!好像王子和公主!”后排的女生驚嘆道。丁樂朦朦朧朧的醒了說:“咦,好像哪個親過我一樣,冰冰涼涼的,不會是鬼吧,色鬼?”說我是鬼,還是色鬼,切,犬良有點半惱了,又不自禁的笑了。

    “他不會真的有特異功能吧!”后排的女生在長廊討論起來。

    年級第一的女生胡籬聽說了犬良的特異功能,半信半疑,有意無意地走過犬良的教室窗邊,哦豁,還是一個俊俏的男子,她想把犬良追到手。

    這日,正月十五。

    對于狼人來說,是釋放天性的時候,犬良作為一個半狼半人,對著月光哀嚎,叫聲有些凄厲,犬良是帶著前世記憶的狼孩,他已將南狼的身體融進了軀體,由于人性的驅使,犬良只在憤怒的時候有狼牙,神態有時卻是似狼非狼。犬良就是狼孩,狼孩就是犬良。眼前浮現出南狼死的那一幕,叫聲愈發凄慘。繼而想到丁樂的笑臉,犬良就變成了人的神態,有點木訥的盯著看這張虛幻的臉。就這樣,在孤獨的樓頂,消散的聲音,消散的笑臉,消散的夜色的冗長。

    (六)目測幸福,全給你

    體能測試,犬良是男子第一,女生給犬良送水。而犬良第一件事是想把自己早早買好的營養快線送給萌萌的丁樂,看著女子800米丁樂又是倒數第二,犬良覺得她呆呆的樣子可愛極了,默默地在原地傻笑。丁樂看著帥氣的犬良對著傻乎乎的自己笑,“哼,有什么好笑的,嘲笑我”犬良聽見了心語,有點心疼,臉上的笑淡了下來。就這樣丁樂消失在視線,淹沒在人群。女生們的殷勤給了犬良,犬良的殷勤給了丁樂。  

    犬良不想讓誤會蔓延。

    “為什么上輩子你那么疼護我,這輩子怎么也認不出我?”

    犬良和丁樂走在人群的來去匆匆里,擦肩而過的感傷在犬良心里蔓延。

    又是自愿晚自習的時候了,犬良又在沙沙作畫,對丁樂說:“丁樂,你為什么姓?”“你腦子有病?當然是我爸爸姓丁了!薄澳俏乙残斩,好不好?”“你怎么不跟你爸爸姓的?你沒有爸爸嗎?”“沒有,我只有媽媽!薄澳悄憧梢愿銒寢屝瞻!蹦憔褪俏覌寢!笆聦嵣,我是孤兒。我只知道我媽媽叫犬良!薄鞍!孤兒!”“我以后就叫丁犬良好不好?”“你喜歡就好!

    “給你看看我的畫,要嗎?”“哇!”只見A4的畫紙上,一個可愛的娃娃臉!斑說畫的不是我。哼~”“我畫的是小豬!倍纷屑毜目戳丝赐尥弈樀谋亲雍投,這神筆馬良,還真有點像小豬!昂,原來是自畫像啊!薄八罎L!鄙鷼獾刈Щ亓水嫳。

    長廊上,“犬良”,嬌嗔的聲音。丁樂?不對,怎么和丁樂的聲音那么像,胡籬善于擬聲,卻又能分辨真偽,目的在于,迷惑!叭肌,胡籬走到犬良面前賣弄風騷,“聽說你是萬年老二,什么時候超過我一下?”說著,右手在犬良的肩膀上順勢撫下。犬良分辨出這是狐貍的媚術。向后讓了一下!霸趺?你怕什么?”又向前走了兩步。胡籬感覺到犬良的氣場是狼孩前世,卻怎么也想不起來起因經過,只覺頭疼。犬良作為尊者行使,在眼境里分析出:胡籬,女神尊者遺物,是一只巨型姽靈狐。犬良呆呆的佇立,胡籬以為是媚術起了作用,便肆意妄為起來,想要吸了他的陽氣,胡籬的眼睛變得漆黑圓潤,又帶著幾分狐貍的風騷。犬良不想招惹姽靈狐,消失了。

    胡籬怎會善罷甘休,她趁著體育課丁樂生理期在教室里,又去勾引犬良。犬良從廁所里出來,恰好撞上胡籬幻化出的丁樂,就要被撞倒了,他抱住了她,感覺她好輕好柔,他越抱越緊。胡籬順勢,想要親吻犬良,好吸了他的陽氣。但是,周圍的女生說,“你們看丁樂,就是個騷浪賤”。只準我罵她,不準你們罵她,犬良心想。犬良怒了,松開了胡籬幻化的丁樂;氐桨嗉,看到丁樂趴在座位上,犬良覺得有些不對勁,才想起剛剛的那個,是胡籬。

    犬良想逗逗丁樂,制造出了幻境。

    開啟了丁樂的夢境:丁樂醒了,“咦,怎么還有人沒去上體育課的,”望了望周圍,像鏡子折射的光一樣,犬良又擬出一個同班同學的聲音來叫她 ,“丁樂”。丁樂回過頭,那個人卻若無其事的翻著書,丁樂心下奇怪。她又看了看右邊,有光的波形,忽而她反應出:“是幻境!”丁樂看了一下左邊,她看到犬良的眼睛折射出的光,“那邊有一道兇狠的光,”丁樂嚇得閉上眼睛。犬良問她:“你怎么知道是幻境的?”丁樂想了想在心里回答:“因為光不一樣,還有聲波不一樣!敝灰獛酌腌,犬良的幻境就被丁樂看穿了,惱了的他說了句:“班門弄斧!崩^而又說,“你發沒發現,你和我說話嘴巴都沒動”。丁樂點點頭!澳悴缓ε聠?”“不害怕!薄皠e人都害怕,你為什么不怕?”“因為是你!”有一種很熟悉的感覺!盀槭裁春苁煜さ母杏X要放在心里想,不表達出來?”犬良有些失落,他覺得這一世的丁樂,和自己有距離感!靶±,”“你為什么總要說小狼,”“我忽然想到的,覺得可愛!薄袄强蓯?你不怕嗎?”你是覺得自己可愛還是我可愛?想到這里,犬良露出久違的笑容!班,是哦,好可怕。嘿嘿~”丁樂勾起了犬良的獸性,犬良又張起了狼牙,丁樂轉過頭,犬良忽的把表情收起來!鞍~你剛剛的表情和小狼一樣”,什么和小狼一樣?我就是狼!澳阏娴牟慌?”“不怕啊!币彩,你就是狼啊,你前世就是一匹母狼。

    幻境里響起“美女與野獸”的Beauty and beast !昂煤寐!”

    犬良笑而不答,只是靜靜的看著丁樂!奥犨^嗎?”“沒有!

    “丁樂,”頓了頓,“我追你好不好?”“不要。我媽媽不給我談戀愛!薄澳俏易穭e的女生了!薄昂!焙,幸虧沒答應他,一點也不專心。犬良感應到了,笑而不答!澳,如果,我和那個女生情竇初開,干柴烈火了......”“不要說了!”“吃醋了?”“才沒有!薄澳俏艺埥棠銈問題!薄笆裁?”“我怕弄疼她,我該怎么辦?”想了一下,微微的說:“你就問她,疼不疼?”“那我該用什么語氣問她,疼不疼~?”“你就自然一點,就行了!薄笆悄悴蛔匀话!倍返哪槺蝗颊f的通紅!安桓阏f了!薄霸趺戳?”“快下課了,同學就要回來了!薄皼]事的,時間軸被我調過了”。丁樂不理他了,從幻境之門走了出去。犬良想拉住她,但是不想強迫她,又把手收了回去。自討沒趣地把時間軸重新開啟了。二胖:“這節體育課時間好長啊~”胡籬推推頭發:“是啊,感覺又長又短的!薄笆裁从珠L又短的...”二胖匪夷所思地搖搖頭。

    丁樂每天睡得和死豬一樣,就是不理犬良,犬良有點懷念前世的南狼,想抱著南狼溫暖的身體入睡。犬良的家,是一座幻巨宮殿。犬良本是天神,摘了宙的一片抷葉,就在地暖球建了這座宮殿,偌大的宮殿顯得冷清,因為沒有丁樂。

    犬良又一次從南狼全身布滿鮮血的畫面中驚覺,他對丁樂變得愈發依賴了,雖說丁樂是南狼轉世,前世的南狼已經死了,這世的丁樂沒有任何前世的記憶,所以,對犬良突如其來的熱情分外抗拒。

    胡籬十分想念犬良炙熱鮮血的陽氣,胡籬側臥在藤葉搖椅上,一席粉色絲綢純色長裙,玫色披肩香肩微露,胡籬覺得自己喜歡的不僅僅是犬良的陽氣,她夢見自己對犬良的殷勤,纖舞,引誘,夢見自己寧可死在犬良劍下的畫面。她驚醒了,狡黠的目光,心生一計。狐貍,哪有什么感情可言。

    傍晚課間,犬良若無其事的一手托著腮,一手敲著尺子,側臉煞是好看。時間越長,犬良越不能抑制體內的獸性,他怕丁樂看見,把頭扭了過去!岸,看他”,有好事者喊了這么一句。透過犬良對著的玻璃,丁樂看見了犬良的倒影!斑讆”。丁樂呆呆地看著倒影里的犬良由狼到人!澳悴慌滤睦窍喟?”好事者又問。丁樂呆呆的、傻乎乎的看著倒影,搖搖頭。犬良,轉過頭,眼神里有些羞澀,因為自己像狼,也因為她在看自己。

    胡籬:“咱們學校有個妖。咱們學校有個妖。咱們學校有個妖!焙h施展了姽靈狐幻術,定格了時間,讓每個人腦海涌現這個概念,姽靈狐洗腦術起了作用。時間繼續流失,只是每個人討論的話題開始變得固定。丁樂很是奇怪,大家都怪怪的!岸贰,“是妖”,“丁樂”,“騷浪賤”,“整天賣弄風騷,和男生眉目傳情”。丁樂害怕了,她感覺每個人都在說自己,她覺得自己精神有些失常。

    丁樂逃到了家,撲到媽媽懷里,“媽媽,我感覺老有人說我”!澳睦镉腥苏f你,別多想,乖,睡覺,明天還要上學呢! “媽媽,明天能不能請半天假,我想休息一下!薄安灰医杩,成績這么差,還總想著逃學。去去去,快去睡覺!眿寢層靡路䲟乌s丁樂去睡覺。

    丁樂上課的時候還是感覺有人在說自己,她跑出了教室,恍恍惚惚走到了樓頂。

    犬良感應到了丁樂的危險,跑出教室,瞬移過去,卻還是晚了一步。丁樂已經邁出跳下的一步,犬良抱住丁樂,卻怎么也使不出停下的法術,他一個旋轉把丁樂托在了自己的身體上。胡籬已早早的布下了釘板,犬良重重地摔在了上面,五臟具裂,奄奄一息,丁樂淚目了,“犬良~~~~~”。此時大家都身在胡籬的幻術意境中,這也是為什么犬良施展不了法術。所有的象都是假的,所有的疼痛卻都是真的。

    犬良的死喚醒了丁樂的元神。丁樂想要滅了這巨型姽靈狐,丁樂飛了起來,褪上了神的服飾,手中喚出一把利劍,刺向胡籬,胡籬一躲,變成了姽靈狐。犬良:“傳說,只要斬了姽靈狐的尾巴,姽靈狐就會灰飛煙滅”?墒沁@姽靈狐幻出了九尾,斬錯了就會被她吸了功力,丁樂的第一劍已被吸了一成功力。在接下來的交手中,丁樂顯得愈發閃躲,而后,姽靈狐跑向犬良,準備吃了這片殘骸。丁樂把劍變成了九把,刺向了九條尾巴。姽靈狐的血射向了蒼穹,幻境消失。丁樂抱起犬良血淋淋的身體,“帶我走”,犬良說。

    丁樂含著淚,打開了異域空間,帶著犬良隱去了。

    幻境撤了之后,一切恢復平靜,好像什么都沒有發生一樣。校園上空籠罩著祥和的氣氛,長空萬里。

    (七)幻巨宮殿,紫賦齋

    “又夢到那年那班的事,感覺又回到那般的絕望與害怕中。犬良,你會一直陪著我對不對?”“當然!辟即蟮幕镁迣m殿,丁樂,躺在犬良的肚皮上,犬良愛撫著丁樂的頭發,丁樂坐起,驚起一灘霰雪。

    “我們是不是該回去了?”犬良拉下丁樂躺下,“再等等,我還不想回去!彪p臂緊緊圈著丁樂。忽而深情的說,“我還沒有給你講~你前世的故事!薄拔业那笆!”“那個時候”......(插敘畫面)“就這樣,我們有了今世的緣分!薄肮植坏,對你一直有一種熟悉的感覺!

    丁樂和犬良,用鋼筆在筆記本上記下了南狼的故事。

    幻巨宮殿的花海里,犬良奔跑了起來,跑向了天際,犬良跑著化作一匹巨狼,丁樂追隨著,也褪上了尊者的衣物 。畫面定格,犬良和丁樂變成了塑像。

    雌雄同體的土神,就這樣演變變成了半人半狼。

    時間來到了 2050年。

    生物博物館里向導講述了雌雄同體的概念,在中心陳列了丁樂和犬良的塑像。

    此時卻無人提起南狼的故事,一個被筆記本封印的故事,此時的人間沒有硝煙戰爭,沒有勾心斗角,兵荒馬亂,沒有校園暴力,人類沒有所有邪惡——貪婪、虛偽、誹謗、嫉妒、疾病、疼痛,像潘多拉的盒子收回了一切一樣,一切開始倒放,全都封印在了筆記本里。筆記本收回到宙的手里。

    而此時的宙在看著《南狼尊者》這本書,宙長著浪花一般的瀑布頭發,身體是泥土的顏色,眼睛、身體發著光的顏色,頭上一頂用花草樹木編成的藤圈。蜷著腿在異域空間翻閱著,他想自己的孩子(土神)了......淚花里有土神的臉。

    鄭重聲明:任何網站轉載此小說時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聯系方式和網址一同轉載,并注明來源:中國國際劇本網(原創劇本網)www.592dg.com ,否則必將追究法律責任。
     
     
    發表評論() 所有評論 
    評論內容:
    驗 證 碼: 驗證碼看不清楚?請點擊刷新驗證碼
    匿名發表 
     
    最新評論
    代寫小品
    無標題文檔
    關于我們 | 代寫小品 | 編劇招聘 | 投稿須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法律聲明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網站地圖 | 劇本創作 | 編劇群 |設為首頁

    本網所有發布的劇本均為本站或編劇會員原創作品,依法受法律保護,未經本網或編劇作者本人同意,嚴禁以任何形式轉載或者改編,一但發現必追究法律責任。
    原創劇本網(juben108.com)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備案號粵ICP備14022528號     法律顧問:廣東律師事務所

    如东| 五台县豆村| 太白| 清水| 尉犁| 章丘| 荣昌| 舟山| 雅布赖| 方城| 桦南| 昌吉| 黔阳| 鄂伦春旗| 霞浦| 墨江| 大足| 南沙岛| 遵化| 任丘| 兴隆| 阳曲| 栖霞| 兰西| 富民| 长兴| 交口| 成都| 克拉玛依| 海力素| 如皋| 兰坪| 河口| 宿迁| 玉屏| 丹巴| 门头沟| 平乐| 新城子| 婺源| 缙云| 孟津| 宁陕| 邱县| 仁化| 宜昌| 石拐| 永定| 察哈尔右翼后旗| 新建| 浩尔吐| 胡尔勒| 平陆| 宜城| 横峰| 德庆| 信宜| 肇庆| 镇沅| 邛崃| 界首| 道孚| 安龙| 新安| 威县| 宁城| 连江| 朝阳| 通山| 金州| 巩留| 徐州农试站| 弥渡| 加格达奇| 淮阳| 靖安| 进贤| 淮北| 青阳| 赫山区| 大荔| 汾西| 集贤| 萧山| 威海| 武清| 华阴| 鹰潭| 新绛| 太仓| 陆丰| 罗子沟| 龙门| 铜锣湾| 融水| 台安| 象州| 六库| 理县| 金华| 洪家| 福海| 海洋岛| 中牟| 乌审召| 河间| 汉寿| 前郭| 青岛| 广丰| 邕宁| 涉县| 帕里| 仙桃| 全椒| 康山| 赫章| 绥宁| 城步| 洛宁| 新巴尔虎右旗| 永登| 襄垣| 麻江| 单县| 南丹| 兖州| 新田| 察哈尔右翼中旗| 玛沁| 福鼎| 东川| 海洋岛| 连山| 龙胜| 壤塘| 浦城| 湖口| 卓尼| 兴隆| 北海| 册亨| 丽水| 朔州| 遂川| 希拉穆仁| 南宁城区| 浦江| 长寿| 左贡| 新建| 名山| 通辽钱家店| 萝北| 兰西| 柳河| 石景山| 黟县| 萧山| 托克逊| 宁海| 永寿| 武定| 兰州| 屯昌| 启东| 重庆| 温州| 镇康| 柳林| 常州| 镇宁| 德庆| 那仁宝力格| 平邑| 阳朔| 乌拉特前旗| 乌审召| 容县| 兴和| 伊和郭勒| 扶沟| 杭州| 南平| 汝南| 周至| 佳木斯| 沁城| 宝过图| 麻黄山| 鄢陵| 四子王旗| 新邵| 靖宇| 夏邑| 宜宾县| 竹山| 大连| 吉兰太| 罗平| 邯郸| 寿阳| 清徐| 威海| 吕梁| 河曲| 武隆| 平坝| 改则| 万州天城| 通什| 柘荣| 兴和| 铜鼓| 化德| 恩施| 恩平| 靖宇| 延川| 咸丰| 雅安| 乌伊岭| 象山| 宁海| 天祝| 铁卜加| 临高| 玉溪| 长汀| 南乐| 九台| 广州| 兴海| 防城| 久治| 北流| 民勤| 屯昌| 浮山| 浚县| 桃源| 巴塘| 靖宇| 沁源| 运城| 于田| 莱西| 胶南| 察哈尔右翼中旗| 兴义| 扬州| 沂源| 康平| 习水| 浮山| 华容| 高邑| 南陵| 建昌| 河卡| 建瓯| 普洱| 长白| 黄骅| 曲沃| 利津| 潍坊| 巨鹿| 深州| 喀喇沁旗| 招远| 普兰店| 阿尔山| 石岛| 公馆| 克什克腾旗| 拐子湖| 北京| 宝过图| 正安| 朝阳| 户县| 古浪| 房县| 无为| 城步| 资兴| 德保| 嘉义| 九寨沟| 东兴| 从化| 渭源| 准格尔旗| 绥滨| 睢宁| 正镶白旗| 会东| 阳高| 江永| 太原南郊| 三台| 羊山| 留坝| 冷湖| 淇县| 颍上| 绍兴| 厦门| 邵武| 武义| 当雄| 武安| 融水| 泉州| 长武| 番禺| 温宿| 元江| 静宁| 双流| 翁牛特旗| 桂东| 通什| 阿拉善右旗| 勃利| 永年| 彬县| 招远| 太原南郊| 崇武| 平舆| 宜君| 察哈尔右翼后旗| 临泉| 澄城| 陈家镇| 布拖| 诺木洪| 华阴| 石城| 灵石| 霍山| 田阳| 富县| 商城| 娄底| 眉山| 兴宁| 全州| 田阳| 天等| 融水| 惠水| 保康| 榆次| 澄江| 台山| 嘉善| 正定| 沿河| 运城| 西昌| 和静| 兴国| 通辽钱家店| 永善| 藁城| 舟曲| 鄂州| 景德镇| 延庆| 富裕| 榆次| 清河| 草河口| 献县| 安达| 泸县| 中心站| 周至| 东川| 山南| 云县| 射阳| 镇源| 兴县| 谷城| 丹巴| 阳原| 洛隆| 江宁| 黄山市| 丹巴| 贵港| 魏山| 含山| 桓台| 平台| 余杭
    {$UserData} {$CompanyData}
    如东| 五台县豆村| 太白| 清水| 尉犁| 章丘| 荣昌| 舟山| 雅布赖| 方城| 桦南| 昌吉| 黔阳| 鄂伦春旗| 霞浦| 墨江| 大足| 南沙岛| 遵化| 任丘| 兴隆| 阳曲| 栖霞| 兰西| 富民| 长兴| 交口| 成都| 克拉玛依| 海力素| 如皋| 兰坪| 河口| 宿迁| 玉屏| 丹巴| 门头沟| 平乐| 新城子| 婺源| 缙云| 孟津| 宁陕| 邱县| 仁化| 宜昌| 石拐| 永定| 察哈尔右翼后旗| 新建| 浩尔吐| 胡尔勒| 平陆| 宜城| 横峰| 德庆| 信宜| 肇庆| 镇沅| 邛崃| 界首| 道孚| 安龙| 新安| 威县| 宁城| 连江| 朝阳| 通山| 金州| 巩留| 徐州农试站| 弥渡| 加格达奇| 淮阳| 靖安| 进贤| 淮北| 青阳| 赫山区| 大荔| 汾西| 集贤| 萧山| 威海| 武清| 华阴| 鹰潭| 新绛| 太仓| 陆丰| 罗子沟| 龙门| 铜锣湾| 融水| 台安| 象州| 六库| 理县| 金华| 洪家| 福海| 海洋岛| 中牟| 乌审召| 河间| 汉寿| 前郭| 青岛| 广丰| 邕宁| 涉县| 帕里| 仙桃| 全椒| 康山| 赫章| 绥宁| 城步| 洛宁| 新巴尔虎右旗| 永登| 襄垣| 麻江| 单县| 南丹| 兖州| 新田| 察哈尔右翼中旗| 玛沁| 福鼎| 东川| 海洋岛| 连山| 龙胜| 壤塘| 浦城| 湖口| 卓尼| 兴隆| 北海| 册亨| 丽水| 朔州| 遂川| 希拉穆仁| 南宁城区| 浦江| 长寿| 左贡| 新建| 名山| 通辽钱家店| 萝北| 兰西| 柳河| 石景山| 黟县| 萧山| 托克逊| 宁海| 永寿| 武定| 兰州| 屯昌| 启东| 重庆| 温州| 镇康| 柳林| 常州| 镇宁| 德庆| 那仁宝力格| 平邑| 阳朔| 乌拉特前旗| 乌审召| 容县| 兴和| 伊和郭勒| 扶沟| 杭州| 南平| 汝南| 周至| 佳木斯| 沁城| 宝过图| 麻黄山| 鄢陵| 四子王旗| 新邵| 靖宇| 夏邑| 宜宾县| 竹山| 大连| 吉兰太| 罗平| 邯郸| 寿阳| 清徐| 威海| 吕梁| 河曲| 武隆| 平坝| 改则| 万州天城| 通什| 柘荣| 兴和| 铜鼓| 化德| 恩施| 恩平| 靖宇| 延川| 咸丰| 雅安| 乌伊岭| 象山| 宁海| 天祝| 铁卜加| 临高| 玉溪| 长汀| 南乐| 九台| 广州| 兴海| 防城| 久治| 北流| 民勤| 屯昌| 浮山| 浚县| 桃源| 巴塘| 靖宇| 沁源| 运城| 于田| 莱西| 胶南| 察哈尔右翼中旗| 兴义| 扬州| 沂源| 康平| 习水| 浮山| 华容| 高邑| 南陵| 建昌| 河卡| 建瓯| 普洱| 长白| 黄骅| 曲沃| 利津| 潍坊| 巨鹿| 深州| 喀喇沁旗| 招远| 普兰店| 阿尔山| 石岛| 公馆| 克什克腾旗| 拐子湖| 北京| 宝过图| 正安| 朝阳| 户县| 古浪| 房县| 无为| 城步| 资兴| 德保| 嘉义| 九寨沟| 东兴| 从化| 渭源| 准格尔旗| 绥滨| 睢宁| 正镶白旗| 会东| 阳高| 江永| 太原南郊| 三台| 羊山| 留坝| 冷湖| 淇县| 颍上| 绍兴| 厦门| 邵武| 武义| 当雄| 武安| 融水| 泉州| 长武| 番禺| 温宿| 元江| 静宁| 双流| 翁牛特旗| 桂东| 通什| 阿拉善右旗| 勃利| 永年| 彬县| 招远| 太原南郊| 崇武| 平舆| 宜君| 察哈尔右翼后旗| 临泉| 澄城| 陈家镇| 布拖| 诺木洪| 华阴| 石城| 灵石| 霍山| 田阳| 富县| 商城| 娄底| 眉山| 兴宁| 全州| 田阳| 天等| 融水| 惠水| 保康| 榆次| 澄江| 台山| 嘉善| 正定| 沿河| 运城| 西昌| 和静| 兴国| 通辽钱家店| 永善| 藁城| 舟曲| 鄂州| 景德镇| 延庆| 富裕| 榆次| 清河| 草河口| 献县| 安达| 泸县| 中心站| 周至| 东川| 山南| 云县| 射阳| 镇源| 兴县| 谷城| 丹巴| 阳原| 洛隆| 江宁| 黄山市| 丹巴| 贵港| 魏山| 含山| 桓台| 平台| 余杭